寂静的清晨,日头渐渐从树后升起,偶有鸟鸣声阵阵。微风拂过,卷起枝桠上几片嫩绿的树叶,一切都是初夏的模样。

        膳厅里空无一人,只余圆木桌上几盘子刚刚出炉的大白面馒头。

        秦沅算计好了时间。这个时辰,下人们都在堂前拾掇前几天秦老爷购买回来的果树。

        而秦夫人,估摸着又是找哪个小姐妹谈心去了,也不再执着非要自家女儿陪着去。

        身边的玲儿也被她打发去街上买胭脂水粉了。

        秦沅摩拳擦掌,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内。

        不多时,膳厅门口,一大一小两个脑袋依次露出。秦沅扒着门,左看了一圈,右顾了一圈,发送了一个指令。

        “快快快!”

        正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只见膳厅的门口,一道瘦小的身影飞快闪过,快如闪电。随后,秦沅站直了身子,慢悠悠进去,还不忘回头四处打量。

        霍成南轻车熟路地爬上凳子,伸手拿了盘子中最大的一个馒头,狼吞虎咽。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