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轿……

        秦沅暗不作声,朝桌子下面瞄了一眼。就霍成南现在这个奶娃娃的形态,别说抬轿子了,就是自己独立上轿子都费劲。

        秦沅清了清嗓子,一脸豁出去的表情,正欲开口,身前忽然多了一道高大的人影。

        是秦岭之。

        秦岭之回头,先是给了秦沅一个暗示的眼神,才又回过头,安抚秦夫人。

        “霍家那小子去外面忙生意,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等儿子听说了那小子回来的消息,肯定要他八抬大轿把妹妹接回去。”

        霍成南在桌子下面啃着馒头,悠哉悠哉听墙根。

        听见秦岭之如此说,秦夫人脸色稍霁,但转而想到霍家那个不成才的,又是一声叹息。

        “虽说男人外出做生意是好事,但就霍家那小子……”秦夫人欲言又止,“先不说他是不是个做生意的料,你且看这一年,他来咱们府里的次数也是一次也无,听说他人又好赌,草包一个!我是不指望他有什么大出息了,只要他待我圆圆好我就知足了。”

        霍成南手里的馒头啪地掉了,人也傻了,吃瓜吃到自己头上,原来是这种滋味。

        秦夫人话音刚落,桌子下面突然传来咚的一声,打断了其夫人的叹息,也让秦沅放下的心忽然提起来。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