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谣言风波过去后,秦夫人又恢复了往日的神气,开始拉着秦沅逛街,准备精美的夏装和新式的胭脂水粉。

        这一日,秦沅刚换了一身的湖绿色襦裙,就听见秦夫人兴奋的声音。

        “我记得亲家母是夏天的生辰,今年又是逢十,怎么也得大办一场。”

        秦夫人这话是没错,霍老夫人的寿辰就在夏日,霍家虽然日渐落魄,该讲究的排场也是要讲究,少不得要大半一番。不过届时……想必她再如何煞费苦心,和离的事也是要瞒不住了。

        距离霍家老夫人寿辰,也不多几余月了。

        秦夫人挑着做工精细的长裙,没有发现秦沅的愣神,催促道:“要我说,你现在就可以回去帮你婆婆置办寿辰适宜,总这么在娘家待着,说出去也让人笑话的。”

        秦沅眼眸一转,跑过去晃着秦夫人的手臂撒娇。

        “娘——”秦沅拖长了声音,“你不是说等霍成南用八抬大轿来接我,你才放我回去的嘛,怎么一转眼,你就说话不算话了。”

        秦沅没办法,只能拿秦夫人的话堵秦夫人。

        “你这孩子!”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