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还是霍成南打进霍家以来,洗的第一次澡。

        先前在外面,从树林里摸爬滚打,和野狗抢食,风餐露宿,霍成南早就脏得没有人样,要不是那一张脸还有点天真的萌态,和他之前的长相有七八分像,秦沅是万万不敢收留这个奶娃娃的。

        霍成南几乎是下水没多久,本还清澈干净的热水便逐渐变了色,最后直接成了黑汤。

        秦沅:“……”

        霍成南瞄了一眼,赧然偏过头,软着声音说:“这个水好像黑了,越洗越脏。”

        “你还知道啊……”

        秦沅现在就很后悔,这刚碰到霍成南的水都黑成这样了,秦沅不禁想到被霍成南碰过的被子。

        嗯,她回去就处理掉。

        吩咐玲儿进来换了这盆脏水,果不其然,玲儿一声惊呼,不敢置信地看着这盆黑水。

        秦沅娇气得很,每天都少不得要沐浴,是万万不可能泡出这种黑水的。

        面对玲儿惊讶的脸色,又不能暴露出霍成南的存在,秦沅只能一个人扛下所有。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