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大会的骚乱很快引起在场百姓的注意,在场的百姓迅速以圆周状将秦沅和女子围起。

        秦沅呆愣在原地,面前一普通妇人模样的女子伸出两条胳膊紧紧围着她怀里的孩子,怀里的孩子瑟瑟发抖,转身扑到了女人的怀里。

        “娘!这个姐姐掐我,好疼!”

        秦沅:“??!’”

        什么?她刚才掐的居然是这个孩子。那霍成南呢?

        秦沅左看右顾,意外地没有见到霍成南这个跟屁虫的身影。

        哦豁,霍成南呢?!

        那女子仍是一脸戒备地看向秦沅。

        “看你还是个姑娘模样,怎么能随便掐别人家孩子?来,儿子,让娘看看!”

        电光石火间,秦沅已经搞明白了眼前的状况,旋即连声道歉。

        “这位大姐,真是对不起啊,我牵错孩子了,我还以为是我弟弟。。”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