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沅宛若失聪,还保持着僵硬的姿势,脖子僵硬到不敢转过去看看向发声的方位。

        直到她听见那慌乱、急迫的小脚步噔噔噔向她跑来。

        下一瞬,霍成南犹如天降,真的就站在了她面前,脖子上挂的还是那个熟悉的猪八戒面具。

        见秦沅双眸红彤彤的,鼻尖红彤彤的,就连双颊都是红彤彤的,一看便是哭过的模样,霍成南也傻了,收回了在秦沅面前挥舞的小手。

        霍成南退后一步,低下头,两手背在身后,好似隐隐约约也知道自己做错了。可是要说为什么,他也说不出来。

        反正,这个女人现在一副疯婆子模样,就很吓人,很不好惹。

        秦沅只是呆愣愣看着霍成南,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什么时候起两眼就又像开了闸一般,泪珠簌簌而落。

        霍成南呀了一声,伸出已经长肉了的小胖手,小心翼翼地在秦沅脸上擦来擦去。

        霍成南皱着眉头,问道:“哭什么啊?是不是怪我没带你去玩?”

        秦沅摇头,刚要开口,一张嘴,哭的声音更大了。

        话本里说的失而复得,大概就是这种心情。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