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下,那男子踏着月色的清辉,自角落里走出。

        男子身量果然如秦沅猜测的那般,瘦高身材,气质温润,让人心生接近之情,身上的紫衣华服穿在他身上,倒有点撑不起来这贵气的颜色。

        不过对比穿着改良过长袍,看着傻兮兮,就知道傻笑的霍成南,男子全然就是芝兰玉树。

        借着月光,秦沅好好打量了那男子一番。

        男子生得一副好皮囊,细长的眸子,鼻子不高,但是很挺,一双薄唇勾起,唇色比她们这些涂了口脂的女子还要红润,皮肤也比一般男子要白皙上许多。

        男人手里的纸扇更加重了他的书生气,气质更显温婉,还夹杂着一些阴柔,倒有几分男生女相的意思。

        秦沅打量那男子的同时,那男子也在盯着她,只不过那男子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她脸上,好像她脸上有什么一直吸引他注意力的东西。

        那男子渐渐敛去了嘴角的笑,垂下眸子,目光阴沉了许多。

        秦沅也看不懂他情绪的忽然变化,只是感觉她从话本里看的那些明媚又忧伤的男主人公从此都有了脸。

        不过话说回来,那男子,刚才竟然喊出了她的名字。

        秦沅搜刮脑海,回忆着这一位又是原主的哪位故人,可是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有关这样一个男子的只言片语,又担心如若自己问了出来,会不会容易暴露身份,最差也是要被人怀疑是不是撞坏了脑子。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