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成南听见了自己干巴巴的声音。

        他舔了下唇,开口问道:“程兄,你这是……何意?”

        什么叫可不可以让他和秦沅单独待一会,还不要告诉别人?他难道不知道男女共处一个包厢,很容易被传出闲话吗?更何况,现下他和秦沅和离的消息还没真正公之于众,在外人看来,秦沅还是他霍家的媳妇。

        光天化日之下,他居然想和秦沅单独相处。

        程隽……他怎么敢?

        “男女有别”四个大字就在霍成南舌尖,可是翻来覆去,也未能诉诸于口。

        是不是他想太多?程隽,可是他的救命恩人,他怎么能在心里如此猜忌自己的救命恩人。更何况,他只想报答程隽对他的救命恩人,至于秦沅,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没看到霍成南心里掀起的惊涛骇浪,程隽轻笑出声,月色下,男人的脸上浮现出柔情和款款浓情,眼中有化不开的眷念和怀念。

        这种缠绵的目光,一直追着秦沅,直到看着秦沅上了二楼。

        程隽没有多解释,只是笑着拍了拍霍成南的头,含糊了一句。

        “等你以后大了,你就懂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