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原主小青梅竹马面对面坐着叙旧,还是只有他们两人这种情况,远非秦沅能够处理的。

        更何况,小青梅竹马也不负众望,一开口,就是如此经典念旧的台词,秦沅实在招架不来,索性直接忽略,先前因为能想到能和文隽美男共同用膳而暗搓搓激动的好心情也消失殆尽。

        她现在只觉得尴尬,尴尬到脚趾恨不得在地上抓出来又一座荟萃楼来。

        都怪霍成南那个狗男人!

        说好一起吃饭的是他,把自己丢下吃独食的也是他。

        为了掩饰先前的尴尬,秦沅站起身,走在窗前,低声骂了句:“霍成南,你等着!”

        霍成南:“……”

        此时霍成南正蹲在窗下,不知所措,头顶了好几片上好的茶叶,一脸恼羞成怒的表情。

        这该死的女人,她怎么就没有一点男女有别的自觉!

        不对,这女的可有自觉了,他来到秦府的第一个晚上,秦沅愣是以男女有别为理由,让他在冷落的角落里蜷缩着睡了一晚上!这怎么换了个对象,她就忘了男女有别这回事!

        霍成南气得挥了挥拳头,耳朵更贴近窗边了,他今天就要好好听听,两人究竟有什么话要说,非要背着他。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