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遍了二楼所有厢房,打听了打杂的,秦沅这才得知,霍成南就在刚刚一个人从荟萃楼跑了出去。

        秦沅恶毒猜测,这是霍成南吃饱喝足了,就跑回车上休息了吧。没良心的小东西,她惦记着他,一直到现在还饿着肚子呢!

        秦沅怒从胆边生,蹬蹬蹬跑回到马车上,掀起帘子一看,霍成南果然就在其中。

        不过这也让秦沅松了口气,她再也承受不住再一次弄丢霍成南的心情了。

        因为是花钱另雇的车马,秦沅也不担心霍成南的身份和存在曝光,等下下了马车,再让霍成南从狗洞里钻进去就是了,反正他熟练得很。

        秦沅刚憋了一肚子气,有对霍成南不吭一声就消失的气,还有对程隽的气,她正要发作,忽然发现了一丝异常。

        霍成南正气鼓鼓地坐在软座中央,只手撑着下巴,圆润白嫩的侧脸落寞又哀愁,长长的睫毛更是垂下,遮下一道道阴影。

        满脸写着“爷不高兴,快来哄我”几个大字。

        惊了,她居然从一个几岁的奶娃娃脸上看到了落寞的神情,更何况,这个人还是从不知愁的霍成南啊,那个和狗抢包子都能不觉失了颜面大大咧咧说出来的霍成南啊。

        听见了秦沅的脚步声,霍成南好半天才掀起眼皮,瞄了秦沅一眼,那一眼更是写满了委屈和心酸。

        好像谁欺负了他一样。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