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沅卡在舌尖的话就那么憋了回去,她实在是无法对这么软萌的霍成南,说出任何狠毒的话,虽然过去她常常如此,可是这一刻,她做不到。

        秦沅坐到霍成南身边,开口问道:“怎么吃完了也不去找我?你倒是聪明,自己一个人吃独食!”

        秦沅越想越生气,抱着肩膀哼了一声,以表不满。

        放屁!他吃什么独食了!他从观星台跳回去后就直接出了厢房,到现在还饿着呢,心里想的都是那个恶心扒拉的程隽,更吃不下东西。

        难怪进荟萃楼前,程隽会忽然叫住他,自己还傻兮兮地真的听了他的安排。

        霍成南现在也一肚子气,气自己为什么还是屁大点的奶娃娃的模样。如果他现在不是,他一定冲进去把程隽打得满地找牙,让他好好知道自己的厉害。

        直到秦沅戳了戳他的肚子,霍成南才吐了口气,没有回答秦沅先前的问题,反而是瓮声瓮气问道:“你怎么这么早就出来了?”

        那弱鸡书生都那么直抒胸臆了,一脸神情,秦沅就不心动?

        “没什么好说的,不就出来了。”

        秦沅拍了拍平坦的肚子,长叹一声,“饿死我了,看来回到府里还得让小厨房再给我做一点。”

        霍成南竖起耳朵,猛地抬起了头。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