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开疆生得极好,比寻常男子高出一头,宽肩窄腰,从刀光剑影中历练出一份坚毅疏狂。

        刚才他在宫中,对戚云裳爆发出那样的杀意,面对杨乾也有些傲慢,这时却像个寻常贵公子般笑着看萧锦瑟。

        萧锦瑟愈加安心,说:“我已经不是皇后,霍将军不用客气。”

        霍开疆扬眉一笑:“萧大小姐。”

        萧锦瑟没想到,威震四海的西疆战神还能笑得这么和煦。她默默点头,表示接受这个称呼。

        “走吧,天晚了。”霍开疆策马去车前开路,马车就跟着开动起来。

        萧锦瑟缓缓舒出一口气,说:“霍将军千里迢迢来到帝都,休息要紧,不用特地送我回府。今日霍将军救我一命,我萧家铭记在心。”

        “没关系,咱们正好同路。镇国公早就来信让我去府上住,我恭敬不如从命。”

        萧锦瑟默然,看来萧家与他的关系,比自己所想的还要亲近些,这是好兆头。

        马车缓缓走了一会儿,又听霍开疆说道:“那个……发生这种事,你不要太难过了。那种地方,你呆一辈子不一定是好事。”

        萧锦瑟失笑,怎么会难过?自己恨不得立刻宴请所有亲朋好友庆祝自己重生归来,从此可以改变萧家命运!

        霍开疆有一句没一句地劝解起来,萧锦瑟时不时回应几句好让他别担心。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