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开疆认出了鞭子的来历:“这是祁朝用来鞭打帝王的降龙鞭?”

        孟老夫人点头:“这鞭子看着轻巧,打起来力道很大,给锦瑟用正好。”

        萧锦瑟郑重地将鞭子收在袖中,心想要是昨天重生时就用上这鞭子,说不定杨乾和戚家兄妹今天就可以下葬了。

        告别了家人,萧锦瑟坐进马车,与霍开疆一起出门去了。

        远处萧如意躲在桃花树下,看着两人出门,恨得几乎要把下唇咬出血来。

        霍开疆初来帝都,不识路,跟着萧锦瑟的马车来到宁国公府。

        萧锦瑟下了车,向霍开疆道:“徐家与萧家是旧交,霍将军要不要进去拜访拜访?”

        “不了,以后有的是机会。今天让大小姐引见,对你名声不好。”

        萧锦瑟哑然失笑,自己连杨乾都打了,还在乎那个?不过她也不勉强,和霍开疆约定申时正在这里汇合,就向徐家侧门走去。

        萧锦瑟正要向守门侍卫自报家门,侧门里急匆匆走出一个英姿飒爽的少女。

        对方脚步一顿,脸色凝重,直接把人拉进来往房中赶去,一边低声说:“我正要去找你,你真的被休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