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开疆见裴宽一直盯着萧锦瑟发呆,就拎小鸡似地拎起裴盛,挡住裴宽的视线说:“先把这人审了。”

        “对对对!”裴宽这才回过神来,想起这奴隶差点让裴家和萧家翻了脸,忍不住一脚踹在裴盛肚子上,大骂,“吃里扒外的东西,是谁让你陷害霍将军的!”

        裴盛捂着肚子不说话,裴宽又踢了几脚,他硬是咬牙不答。

        萧锦瑟淡淡道:“看来有人给他许下了重利。”

        霍开疆绷紧了脸,将人扔在地上,踩住他的手,沉沉说道:“是谁有这么大本事,能买得动你这么嘴硬的人?他许了你什么?官位?田地?还是钱?不过就算他给你再多,你也要有那个命享受才行。”

        森冷的杀气从他身上荡开,连抱胸观看的裴宽都不寒而栗、悄悄往后退几步,裴盛就更不用说了,筛糠一般抖个不停。

        裴阮却在一旁看得如痴如醉,不禁暗想,这俊朗矫健如天神一般的男人,要是真心喜欢上一个姑娘,该会是什么样,就算他一直都这么冷冰冰的,也足以让人心痒难耐。

        萧锦瑟见裴盛有些动摇,索性再加一把火:“你要是不说,霍将军会向裴公子要了你,让你死得很难看。一个陷害大梁功臣的奴隶,死了也不会有人关心。你别以为我们不会杀你,我们有的是办法找出幕后主谋,到时候你死也是白死。要死还是要活,你自己选择!”

        裴盛的汗水滴落在地上,湿成一片,他抖了许久,终于开口:“是温小姐让小的帮她的……她说、事成之后,会想办法让小的脱离奴籍、离开裴府……小的是鬼迷心窍、才、才帮了温小姐!现在事情没成,请霍将军饶了小的吧,小的、小的做牛做马报答霍将军!”

        “我不需要你这样的人给我做牛做马。”霍开疆声音低沉,有着不同寻常的震慑力,让裴盛的脸色又惨白几分。

        裴阮看着霍开疆,简直欢喜得要晕过去,又盼着尽快审出真正的主谋,好给霍开疆一个交代,就上前说:“你明明知道表姐是寄住在我们家,根本没有能力帮你脱离奴籍!说,表姐背后的人是谁!”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