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阮和裴宽是同年出生的堂姐弟,虽然是裴家人,却没有继承长辈们沉稳的作风,咋咋呼呼的,一看见萧锦瑟出门就围上来。

        裴宽摸着后脑勺说:“那个……皇……啊不是、萧大小姐,我……”

        话还没说完,他就被裴阮推开。

        “萧大小姐今天受累了,去我房里坐坐吧?”裴阮热络地把人往房里拉,“砰”地关上门,差点让裴宽撞了个正着。

        萧锦瑟见她脸蛋红红,就猜到她要向自己打听霍开疆的事。

        果然,裴阮亲手递上茶水,细声细气道:“萧大小姐,您与霍将军似乎交情不浅?不知道他成婚了没有,什么时候回西疆去?”

        萧锦瑟老实说道:“霍将军与父亲是旧交,所以我与他稍微熟悉些。霍将军还没有娶妻,他说他要留在帝都谋职。”

        她是不介意老臣家的姑娘接近霍开疆的,总比他被戚家人纠缠好,再说裴阮问的这些,就算自己不说,她很快能从别人嘴里打听到。

        “那……霍将军有没有心仪的姑娘?我看他对谁都冷淡得很。”

        “冷淡么?”萧锦瑟琢磨起来,他明明挺热情的呀,只不过对戚家人凶了些,不过那都是他们自找的。

        “难道霍将军……只对萧大小姐好?”裴阮有些不安,她把霍开疆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他只有在萧锦瑟身边才会收敛。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