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乾一言不发走进承露殿,身上隐隐有雷霆之势,连玉真公主都不敢说话‌,奴仆们更是眼观鼻鼻观心,快速小跑着跟上‌。杨乾进殿去,其余人只在外面候着,生怕被迁怒。

        戚云裳正斜倚在榻上‌,翘着圆润的手指,由宫人们给她染指甲,眉眼柔和,嘴角带笑,心情不错的样子。

        杨乾见状火冒三丈,然而没等他把人拉下榻来,戚云裳就先滚下来跪在地上。

        “陛下,妾身又惹您生气了?妾身该死!妾身该死!”说着,柔柔地往地上叩头,瑟缩成一团的样子令人生怜。

        如果在平时,杨乾早就心软将她扶起,可想起回宫路上‌随从来报说确实是戚玉裳命人给萧锦瑟下的毒,他不禁怒气更盛,把人从地上拎起来,低吼:“知道自己该死,怎么不去死!”

        戚云裳知道一定‌是萧锦瑟毒发了,欣喜之余,更多的是愤恨与心痛。曾经杨乾有多宠爱自己,可天子变脸比谁都快,转眼就为了那个弃妇让自己去死!

        生死关头,她不敢多想,只作无辜可怜状,泪眼盈盈饱含深情地说:“请陛下指教,妾身何处做得不妥,让妾身死得明白,免得下一世有幸伺候陛下再惹陛下动怒!”

        杨乾将人扔在地上:“你戚家人好得很!竟敢毒杀永宁县主!”

        戚云裳只装作不知,大惊道‌:“陛下何出此言?永宁县主怎么了?”

        “戚玉裳给永宁县主下毒!是你指使的?!”杨乾冷冷盯着戚云裳,像是要把她活剐了一般。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