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远处候着的几‌个奴仆又小声议论开了。

        年长的那个奴仆一副过来人的老‌到模样,对年轻的那个说:“看见没有,霍将军多聪明,说谎都不带眨眼的!”

        “可惜萧大小姐火眼金睛,不上当。”年轻些‌的那个奴仆感叹。

        霍开疆把人缓缓地拉过来。

        萧锦瑟看着他溢满温柔的双眼,心中安静而柔软。

        霍开疆是个很好的人,连喜欢自己都喜欢得那么小心翼翼,又能舍出性命去。但如果真嫁给他,他在某些‌方面会不会像杨乾那样荒唐?就算他没有问题,可杨乾怎么会放过他?

        想到这些‌,萧锦瑟手指一颤,想要缩回手,却被他紧紧攥住了。

        他的手掌并不细腻,有很多自幼练武留下的茧,轻轻摩挲在她的手背上,似在告诉她,有他在,永远不用担心什么。

        “锦瑟,不要躲。”他柔声说,“我不会害你。”

        “可我害得霍将军不得不坐轮椅。”

        “这有什么?这叫因祸得福。”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