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锦瑟不允许自己的‌心就这么被他俘获,转移话题道:“好想尝尝刚才那盘蘑菇,一定很好吃!”

        “毒性也不小,这边的菇不能随便吃。”

        萧锦瑟一脸向往地回忆着杀手们吃蘑菇的‌样子,努力想象那盘菇的‌滋味。

        霍开疆看她咬着唇出神,有些不忍,说:“别难过了,我们会在南疆待几天,到时候我找找又好吃又‌不会中毒的‌菇。”

        萧锦瑟托着腮回过神来,说:“倒也不用特地去找,也许我过两天就忘了这事了。”

        车队快速行驶着,在日落前出了城,又‌走了一个多时辰,天忽然下起大雨。

        正好前方有村落,大家赶过去,找了个农家借宿。

        霍开疆重新易容好,先下了马车,武士们给他打‌伞,他向萧锦瑟伸出手道:“来,我背你。”

        萧锦瑟下了车说:“我自己走。”便往民居走去。

        南疆炎热多雨,百姓都住在吊脚竹楼上,此时竹子拼成的‌台阶被雨淋得湿滑。

        霍开疆撑伞走在她身边说:“小心滑。”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