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西疆到帝都,路途漫长,本该很辛苦,可霍开疆早从番邦请了手艺精妙的匠人,让他们研制出一辆行驶起来十分平稳的车,便是装满杯子的茶水也不容易洒出一滴。

        宽敞的车厢中设了一张床,窗明几净,和寻常房间几乎没什么两样,途中的道路和驿馆也都修整好了,队伍每过一处,粮食果蔬都供应充足,萧锦瑟没有感到一丝疲惫和不便。

        再有五天路程就能回到帝都,霍开疆反而放慢了赶路的速度,怕萧锦瑟吃不消。车队来到城中的驿馆落脚。

        萧锦瑟靠着凭几坐在廊下,家人们也都过来,和她一起用些点心茶水。

        萧锦瑟向伺候的众人道:“还是老规矩,大家自去放松筋骨,这里留两个人照应就行了。”

        侍卫侍女们听了,便留下两人,其余人或是去整理房间,或是在庭院里玩耍,有几个胡人侍卫还载歌载舞起来。

        “真‌好啊,天下能一直这么安定下去就好了。”萧锦瑟看着夕阳下生‌机勃勃的庭院,笑着说。

        “放心吧,这天下有你和霍将军坐镇,不会再乱了。”徐瑾坐在她身边说着,伸手指向远处,“你看,长平多开心啊。”

        萧锦瑟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看见七个月大的奶娃娃萧长平正在奶娘怀里,一边拍手一边大叫,想要和胡人们去跳舞。一个胡人舞姬从她面前舞过,她笑得口水直流。

        徐瑾看着远处的女儿,笑得温柔:“有你们在,天下的孩子都能平安喜乐,往后很多年,所有人都会记得你们。”

        萧锦瑟微微笑道:“只要天下不乱,坐着龙椅的是谁都没有关系。不过既然我们有这个机会,那我们少不得打起十二分的力气,把天下治理好。”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