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医院的内科主任戴着一副圆圆的眼镜,有着厚厚的肚腩,很是宽厚的模样,见我同样身宽体阔立刻眼前一亮,有种如见故人之感。

        “爱洛这孩子一直就有低血糖和轻度贫血,但像今天这样严重倒还是第一次……哦,你说她没吃中饭还跑了很远的路?那就难怪了。”主任和蔼的推了推眼镜,看着爱洛的血常规和血糖煞有介事的说道。

        我们两人一齐转头看向躺在病床上的爱洛。此时她正一边吃着瓜子,一边津津有味的听着我们的谈话,脸上还带着满足的笑容,好像我们说到的人并不是她一样。

        我忍不住又向主任确认了一次,“她应该没事吧?”

        主任从上衣里抽出一支烟,放在了嘴唇上,同时递给我一块毛巾,满不在乎的说道,“什么事?能有什么事?推一支高渗葡萄糖就行了,你看她不是很快就醒来了吗?好好休息就行了。看你回来的样子还挺高兴,老亨利是不是脱离危险了?”

        “是的,他在里面穿的那件防护服救了他一命。”我接过毛巾擦拭着额头上细密的汗水。

        “嗯,那可真是万幸。你应该不介意我来一根吧?或者说你也来一根?”主任点燃了烟卷,同时以眼神询问我,我连忙谢绝了他的好意。

        “真没想到老亨利那么谨慎的人居然也会发生这种事。”烟雾袅袅中,主任舒服的伸了伸懒腰,翘起了二郎腿,“我也真是不懂,托马斯的武器是哪里来的?那些卫兵送他进去的时候难道没有搜他的身吗?”

        “听说是亨利中尉主动走进牢房里看的托马斯,然后被他抢走了配枪。“爱洛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

        “那就对了。“主任一拍大腿。

        我盯着爱洛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