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就要到一片漫无边际的小行星带了,远远望去就像是有只巨大的手将饼干揉碎了后撒在这片无穷的漆黑里。

        奇形怪状的陨石朝着我悠悠的砸下,我操控战舰灵巧的绕了过去。最后一次观测到的敌人行踪就在这里,他们必然没有走远。但是藏在哪里了呢?对整个陨石带的扫描无时无刻不在进行,但检测出的就只有层层叠叠的碎石,我们就像是漫步在一片黑暗的陨石森林中,而且还是处于猎物的位置上。

        我确信敌人必然已经注意到了我们,只是在等待一个时机而已,在这样高强度的压力下,我已是紧张到胃部剧烈疼痛,弯起要大口喘着气,“求你了,要来就赶紧来吧……不要折磨我了。”

        恒星发出的光忽隐互现,当它被碎石遮挡时剩下的就只有极度的纯黑,通信频道里一片安静,显然指挥系统的人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就在我们即将驶出小行星带时,我发现不知何时四周忽然刮起了一大片茫茫的黑色沙尘。

        这是什么?我伸出两根手指指向前方轻轻一划,那片沙尘立时就被放大了千百倍。然而放大后的景象却瞬间令我毛骨悚然——那是一只只有着尖锐爪牙的蜘蛛形小型机器,它们前进的速度极快,眨眼间这片黑色的沙尘便刮入了舰队,有人当即以猛踩加速器,想要逃离这片区域,但这些蜘蛛机器一旦靠近了便立刻释放出了强烈的信号干扰,它们尖锐的爪牙轻易撕开了舰船的外壳,深色的外壳一闪即逝就钻进了驾驶舱,随即被侵入的舰船就开始了痛苦的抖动,但很快就再无反应。

        一道耀眼的光忽然闪过,那是有人启动了舰炮,但是收效甚微。蜘蛛机器已经彻底分散在了这片空间里,而且它们的体积又是如此之小。

        经过最初的骚乱之后,大部分人很快反应了过来,迅速将攻击模式交由计算机模拟计算出了模型,形成了对蜘蛛机器人的有效反击。在集中火力下它们很快就被清除了大半,然而没等我松一口气,一场灿烂的光雨已经朝着我们不知不觉的悄然落下,那点点美丽的“雨水”蕴含着极其恐怖的能量,湮灭时毫无声息但周围的任何物体都在一瞬间气化。

        小行星一颗接一颗的爆裂,露出隐藏在其中的舰船。通信频道里满是嘈杂的伤亡报告,最靠近小行星带的第五舰队几乎是瞬间就遭受到了重创,敌人毫无疑问占据了绝对先机。

        “立即分散!不要聚在一起,第一第二舰队掉头反过来围住他们!第三舰队从正面拖住他们,不要给他们突击我坐舰的机会!”司令的声音第一次出现在了频道中,即使是遭遇此等情况他也异常冷静,声音稳重无比,带有某种令人安定的力量。各个小队长又迅速把命令细分传达了下来。我听话的调转了舰头,向着已缩成芝麻大小的小行星冲去,而那里的战舰们早已经混战成了一片,各种武器和能量倾泻在这枯寂的小行星带中爆发,像是一副泼染的末日油画。

        “爱丽丝保佑我……”我喃喃自语,飞速的操作舰艇的医疗系统,将具有安神镇定作用的药物注射进入了体内,用以平缓即将跃出胸膛的心跳和快要断裂的神经。舰体的速度越开越快,周围的无数颗星点却仍旧岿然不动,唯有那代表着战争的陨石带越发放大。

        我忽然有种错觉,我正在朝着死亡飞奔。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