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王稳健正在马车上,默默地思考起自己的人生。

        “苍天呀大地呀我王稳健也落得一个如此凄惨的下场。竟然要被送到荒郊野岭去体验蔽日人生!我要裂开了。”

        只见车夫晃晃悠悠的赶着马车,听到王稳健这句话,不禁莞尔。“年轻人,醒醒吧,此时不搏何时搏!一giao我里giao。”

        “嗯?”仿佛听到魔神的低语般。被捆绑成粽子的王稳健一下子坐起身来。

        “卧槽,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它繁殖了。。。”

        看着眼前戴着兜帽的马车师傅。

        王稳健真是恨不得立刻扒下他的帽子,看看他究竟是不是个卤蛋。

        “我要裂开了,这马车师傅竟然giao里giao气!”王稳健只感觉天旋地转。这个世界为何如此的奇妙?

        真就王稳健的奇妙冒险??!

        “师傅。前面的那个北方山脉的森林该不会叫撤硕儿大森林吧?”

        王稳健青筋暴跳,连忙问道。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