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没多长时间。马车便停下了。王稳健从王泽成的屁股底下爬了出来。

        “为什么你非得坐着我?”王稳健捏着鼻子一脸嫌弃的看着王泽成。

        “因为我怕你逃走啊~”王泽成微微一笑。

        这一笑给王稳健鸡皮疙瘩都整出来了。“你怎么这么笑的像个基佬。”

        “虽然不知道基佬是什么意思,但如果少爷觉得我是那么我就是基佬。”

        王稳健一阵恶寒“我太谢谢你了,那我情愿你应该是个直男。”

        马车师傅看着后面拌嘴的二人,大声说:“小情侣别拌嘴了,桥必落森林到了。”

        王稳健像是火烧到了屁股,也没管马车师傅说了什么跳下车去转身就跑。

        “哎少爷,你就听点儿话不成吗?”王泽成身形一动便跟上了王稳健。

        “少爷,老爷让你历练,是想让你变强,不然你就一直是温室里的花朵,难道你情愿这样吗?”王稳健正在跑步,突然耳边传来了王泽成的声音。

        “我可不想变成贝爷!!!我宁可做一个食物链最底端的男人。”话音未落,王稳健面发现自己浮在了空中。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