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稳健将那戒指收好,他擦去那上面的血,又用短柄战斧剖开那狼的腹部,取出了那匹狼的超力结晶。

        “今天真是艳福不浅,收获不小。”耸了耸肩,站起身来。

        王稳健看着自己那还有血渍的短柄战斧,目光中充斥着兴奋。

        虽然说先前一斧劈死那青年完全是在意料之中,但之后这一斧子直接把那巨狼劈死,还确实是远远的超出了王稳健的意料。

        这要是换做亚索的断钢斩想要杀死他们,却是一番难事,甚至不可能。

        拿着那枚戒指轻轻的擦了擦,注入超力,王稳健啧啧说道:“哥了个蛋的,原来是个穷鬼。”

        那戒指中除了几瓶疗伤药剂和几枚超灵丹,就只有几把武器和锁甲以及宗门内常备的白色长袍。

        王稳健从中取出了一枚超灵丹,直接塞入口中,喉咙滚动了一下便吞了下去。

        “这超灵丹对我来说还是比较有用的,趁此机会也许更进一步。”王稳健心有所感,感受着体内迅速上涨的超力,说道。

        “可惜我并没有学习什么功法。只是单纯的运行超力。如果学习一些功法倒是不错。”一边说着王稳健斜靠在树干之上。运行起了自身的超力。

        不知过了多久,王稳健才终于懒散的抬起了头,感受着自身有些上涨的气息,王稳健非常高兴。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