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少锋手掐法印,两条冰龙在房间盘旋几圈。将未溃散的烈焰彻底熄灭,免得引起木质阁楼燃起大火。

        否则,那就是有理也是没理,自己连带着倒霉。

        做完这一切,冰龙光芒闪烁,在空中自行溃散,两团寒流也被玄冰宝瓶吸收,宝瓶轻飘飘落到他手里。

        张少锋看着七八米外王明,笑得不怀好意:“王大胖,本少既然说过要削你,那就是说到做到。”

        “废物张,本少会…,啊!”王明话没说完就是惨叫。

        “啪啪。”

        在场众人惊骇的发现,张少锋犹如凭空出现在王明身前似的。闪电般出手抓住翻飞的小盾,右手找准胖脸来回狠抽,响亮的大嘴巴响个不停。

        “端,端木少主救……”王明朝背后伸手呼救。

        “哼,救你?他拿什么救你?”张少锋大嘴巴狂甩,撇嘴不屑:“呸,难道就凭一个大宗师巅峰高手不成?锋爷给他几个胆子,他们敢过来救你么?打扰本少雅兴,惹怒本少,实乃是罪大恶极。

        在天香阁打伤学府学员,调戏林家大小姐。最可恨的就是胆敢破坏天香阁。不顾王朝和天香阁法律。往是目中无人,飞扬跋扈,往大了说就是以下犯上,如同叛国通敌,谁他么敢放肆?”

        张少锋一脸大义凌然,铿锵有力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犹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通过雅间门缝传出好远。言语犀利如刀锋,字字诛心如重锤敲打人心。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