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号擂台上,张少锋盘膝而坐,炼化丹药和地母灵乳,恢复消耗的灵力,丝毫不知道别人在议论自己,他就算知道也不会在意。

        不得不说,这地母灵乳名不虚传,真是好宝贝,短短数分钟,消耗灵力几乎恢复如初。他从地上一跃而起,弹腿踢脚,动作灵活。

        “呔,谁敢来战?”五分钟时间刚到,张少锋一声大喝,犀利的目光扫视台下的一众学员。

        “双龙爆”的威力太过恐怖,无疑是种震慑。实力较弱的学员自知不敌,不敢触其锋芒。实力强的有心试探,一个个不愿做出头鸟。

        陈风抱着胳膊,看着一群世家子弟,眼里满是不屑,如看一群胆小鬼,他手上多出了一把重剑,迈步而出,只是,他刚想开口我来。不料,有人抢先一步,比他还要放荡不羁。

        只见一个身材不高,皮肤黝黑的青年左右看看,视线落在中世家子弟身上,重重冷哼:“呸,一群无胆鼠辈,胆小就好似猪八戒!”

        说话间,他挺身而出,一脸的不服,高声狂呼:“哼,什么黑水城三杰?张少锋,赢了个蠢货又如何?你少得意,我风曦前来战你!”

        说完,此人身形腾空,朝十九号擂台飘去。

        无胆鼠辈!胆小如猪八戒!

        众世家子弟被气得不轻,看着黝黑青年的背影,纷纷破口大骂:“真是狂妄,有种一较高下。”

        “就是,此獠目中无人,擂台赛让他好看。”

        “他跑不了,竟敢小瞧我等,到时必不轻饶!”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