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少锋看着手里两柄灵器,回想整个炼器过程。最终得出失败的原因就是初次接触炼器。原材处理方式上肯定有值得注意的地方。当然,缺陷肯定还有,他决定一步步改进。

        他心中思绪,不知不觉间,就来到自己宅院,还没走进去。上官小雅和林无暇一左一右挽着陈雪就走了出来。几人来了个迎面相遇。

        三女一愣,上官小雅反应最快:“哦,少锋,炼器学的怎样?”

        张少锋朝她笑了笑:“首次尝试,略有心得。”

        这时,春兰和梅香从后面窜到近前,雀跃欢呼:“少爷,你好厉害,竟是夺得了选拔赛第一。”

        不用想也知道是上官小雅和林无暇她们说的。

        张少锋刚想解释,陈雪抽身来到近前,一把拉住他,嗔怪道:“哼,锋儿,如今你都这么厉害了,也不跟娘说,走,好好说说比赛。”

        “哎,比赛不是输就是赢,哪有什么好说的。”

        “让你说你就说,给我走。”

        ……

        陈雪性情温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从不惹事生非。然而,她要是认真起来,谁劝也没用。不由分说地拉着张少锋就朝天香阁楼走去。他一副赶鸭子上架的模样让众女咯咯直乐。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