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小雅性格温婉,犹如邻家大姐姐那般。但是她很倔强,打定主意的事那就是说到做到。

        好半晌,张少锋打了个激灵回过神来,冲房门龇牙咧嘴,他总算明白哪里得罪这个少女,竟是为了一首夸赞诗而不高兴,说白了就是吃醋。

        小雅姑娘只是欣赏自己的文采,他再次自欺欺人。甩开杂乱的念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张少锋眉头扬起,打量着封印破除的无名重剑。围着重剑转了几圈,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同。他朝四头战兽吩咐一句,准备认主祭炼。

        他席地而坐。无名重剑平放身前,单手掐印,划破手指,一滴浓稠血珠飞出融入重剑。低沉的咒语响起。重剑轻颤,剑身上内敛的乌光流转。

        “给我分,哼!”

        咒语在房间回荡十数分钟,张少锋脸上闪过痛苦之色,随着低喝,一道虚幻人脸从天灵盖上缓缓冒出。

        这是分裂的一缕灵魂,祭炼古神兵必不可少。很快,虚幻人脸飞出,滋溜一声,没入重剑。

        他手上法印连连变换,房间里咒语随之高亢。重剑缓缓悬浮,颤动加剧,剑身上乌光闪烁。

        而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一股滔天气势从重剑中迸发,袭向正施法祭炼的张少锋,措手不及之下,他咒语被打断,仰面喷出口鲜血。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