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沼泽唯有凶残巨鳄和最强的水灵巨蟒进行殊死搏杀,它俩仇怨几十年,疯狂的架势令人惊叹,誓必将对方击杀,只能存活一个。

        经过一个多时辰的搏杀,两兽浑身遍布豁口,鲜血淋漓染红了泥泞沼泽。然而,巨鳄恢复力强,随着时间,占据上风压着巨蟒打。

        张少锋带领麾下快速打扫完战场,宝典空间就多了一座跟龙须鱼山遥相呼应的蟒蛇山。他心情大好,带着几头战兽就来到此处观战。

        飓风黑雕在数百米的高空展翅翱翔,不发出丝毫动静,无声无息的监视沼泽周遭的风吹草动。

        一晃,半个多小时过去,天色开始暗了下来。

        撼山魔牛和大荒牛蟒先后奔来,两兽身躯强横,在地母灵乳的辅助下,伤痕恢复了七七八八。

        几头战兽没有前去帮忙,老老实实趴伏在地,观看着战场上的搏杀。百无聊赖的打着哈欠。

        张少锋闭目养神,犹如睡着了一般。实际上是在整理小金它们的收获,品质好的留给自己,差的上交。顺便将几株罕见的灵药移植进灵田。

        小黑看着战场,不爽地打着响鼻,尥着蹶子。

        小金咧着大嘴,粗若儿臂的手指捏的噼啪作响:“主人,要不要我们一拥而上,上去捶死这条小蛇?”

        小金的意念传达,张少锋眉头一挑,摇了摇头:“不用,让凶残亲自击杀,对它成长有好处。”

        他说的没错,这种多年老对手,亲手击杀的确有好处。是什么他说不清,无非是虚无缥缈的气运。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