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晃,就到了第二天。

        秘境中天蒙蒙亮,张少锋站在悬崖上,紫气入体涌入四肢百骸,温暖舒适的感觉游走全身。他背负双手而立,闭目感受身体中变化。

        峡谷内,大黑等众战兽老老实实趴伏在地等候。受到重创的血虎活蹦乱跳,可见生命力之强。

        而且有了能提升战兽血脉的龙鳞果树。其中铁背黑熊,嗜血魔虎,飓风黑雕额头正中隐约可见契约印记。预示着它们成了本命战兽。

        至于大小近三百沼泽巨鳄,则是不见了踪影。近百条堪比宗师境,大宗师境也有数条,是一股强大的助力。张少锋没有多大的兴趣。

        经过他的横扫,成年的水灵巨蟒十去八九,这群鳄鱼乃是整片沼泽的无冕之王。与其带出去成为别人的战兽,不如留在此繁衍生息。

        昨晚就被凶残遣回了沼泽。当然,离去之前。这群前来助战的巨鳄吞下了一大堆白晶币。

        最重要的就是,凶残这个新的沼泽统治者,给鳄群下达了最后的命令,不允许踏足小岛半步。种族想要繁衍,必须远离这块是非之地。

        张少锋站在悬崖顶部,微风吹拂,黑袍飘飘。这个十六岁的少年郎,剑眉星目,一股气势顿生。生了副好皮囊,怪不得小姑娘喜欢他。

        好半晌,他缓缓睁眼,要不了几年,自己就能初步修炼成不灭体。脸上不由露出笑意。

        汲取完紫气,他直接从悬崖上飘进地下蛇窟。过不多时,跳出洞外,就成了一个胡子拉碴的青年。迅速蒙上黑巾,带上了黑色斗篷。手上拿捏的锋利大戟,耍了个漂亮的戟花。

        经过昨晚的激战,最终收获让他心情大好。也让他明白了自古以来唯有掠夺才是敛财的最快手段。最起码要比自己几天来的收获多得多。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