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境中危机四伏,参与争夺并不是绝对安全的。以往也有学员不幸身陨,这点谁都清楚。如今王家少了一人,怕是凶多吉少,雷云和姜天好心情一去不返。

        作为城主,雷云没去理睬桌上的储物戒指,打量模样凄惨的王家子弟,几乎是瞬间,就断定这是拳脚伤。

        估计是实力不济。

        他脸上却是看不出任何异样,弹出几粒疗伤丹药,沉声慰问几人:“王家小辈,你们几个到底遇到了什么?为何这般凄惨?还有王凌是吧,哪里去了?”

        两天来,遭受其他城池众人虐待的家几人身心俱疲,遭受莫大的屈辱,如今听到这般慰问,勾起往事,血泪心酸,一时,眼眶泛红,泪流满面。

        周遭众人知道他们最近遭的罪不轻,看着几人这副惨样,好歹是同僚,大多脸上多少有些不忍。

        也有人撇嘴不屑,只有自作孽,真他么活该。

        雷云见几人流泪,心里那叫一个哎哟。脸上严肃,沉声安慰:“好了,男儿有泪不轻弹。你们有什么事尽管诉说,要是真有天大委屈,那怕是豁出去了,本城主和姜府主必然为你们讨个公道。”

        姜天气势迸发,当即冷声表态:“哼,不错,你们有冤屈但说无妨,黑水城的学员不容欺凌。”

        两人心里有数,无非就是被人打了脸抢夺天材地宝。当然,场面话要说,不能在晚辈们面前落了威风。

        几个王家子弟看着自己成城池的强者,就感觉找到了组织,王亮再也忍不住,扑倒在地,嚎啕大哭:“城主,府主,我们遭受到了他人肆意折磨羞辱,真的好惨啊!你们可要给我王家做主啊!”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