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少锋跳进漆黑幽深的洞口,一直往下飘落。少说飘了百余米,这才有了脚踏实地的感觉。

        一条宽一米有余,高约两米极不规则的甬道呈现眼前,大黑和小金先一步进入,他紧随其后。

        上官小雅,林无暇,陈风先后降落跟了进来。

        “全体警惕,我们走!”

        人已到齐,张少锋低喝一声,大黑和小金冲锋在前,他和上官小雅几人竭力收敛气息,依次紧随。

        通道走势斜斜向下,洞壁内遍布爪痕。

        这条甬道分明就是风曦凭借土龙有预谋挖出来的。神不知鬼不觉,不得不说,这家伙手段惊人。

        甬道恍若没有尽头,且洞内崎岖坎坷。

        几人修为不弱,脚不沾地的快步奔行,一路上七弯八拐。

        越想前走,灵气就愈发浓郁。

        奔行十来分钟,最起码来到地下数千米深,狭窄的甬道没有丝毫变化,直至几人临近一个洞口。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