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器搜索《论复活是怎么变难的wtcxs》,或者《论复活是怎么变难的无弹窗》,就可以看到论复活是怎么变难的最新章节。
    .

    “公子!”郎酒的话音刚落台上的女人便躬身行礼,“您要听何曲目?”

    “鹊桥仙!”郎酒还没回答,兰芝就率先喊道。

    台上蒙面女的眼神暗了暗,而后抬眼盯着兰芝说道:“如此!那请您落座!”

    众人落座,配乐声起,小厮游走于个个圆桌间放着果盒与小碟的金瓜子。台上姑娘挥手将琴掩去水袖一挥,边舞边唱了起来。嗓音清冽悦耳,身姿绰约说不出的好看,台下的士兵看的入神。

    当康轻轻的敲了敲桌子,将兰芝和郎酒唤醒,话语凝结成线钻入郎酒和兰芝的耳朵里:“凝神,真正的故事此刻才开始呢!”

    兰芝睁开眼看见柳杉站在台上身边的姑娘还在跳舞,柳杉挥舞着双手身后出现许多黏。腻腻的触角,那触角从地面开始不断的往前滑动爬上身前身边的士兵的身体上,伸进嘴里。而后触角逐渐变成粉红色,而后渐渐变红。

    还有三个触角冲着当康三人伸来,他们这才能细细打量那个触角。触角最前面的地方是一张人脸,嘴角撕裂参差不齐的牙齿在嘴里胡乱的立着。不知道是不是郎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