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一切的科技学术、发明创造,乃至战争武器,其最终目的都是为了创造(保障)人们的幸福,“文明”只不过是副产品。

        且不论处在何种文明规则下,人,始终受“幸福”的驱使,而货币(钱)是最接近于“幸福”的一种具现形式。

        ——鲁大宝

        …………

        第二章幸福是什么颜色

        倾城墨墙东门,一座八架马车宽的机关桥与寒州相连。

        过了桥便算进入寒州地界。

        离开倾城,气温骤降,放眼望去,寒州重山绵延起伏,万里银装,苍松枝头的松针上堆起了三指厚的白色积雪。

        连日飞雪暂歇,自阴郁天空裂开缝隙漏下的阳光洒到距离倾城不远处,半山腰的一片竹林山坳内,竹炭窑青烟伴着稚气清亮歌声升起

        “大风车吱呀吱悠悠滴转,这里滴风景是真好看……”

        丸子头、红色小棉褙子,5、6岁模样的小班拿着一支红、黄、蓝、绿四色纸风车在白色雪地里边跑边唱,踩出一溜小脚印。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