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山坳竹炭窑,从半山腰向远处眺望,巴城在东,倾城在西,两城之间仅隔了50多里路,流马车架一个时辰便可抵达。

        然而,两座城池的风格却截然不同。

        作为文境西部自古镇守海防的沿海重城,巴城的高大黑铁色墨墙巍然屹立,令人望而生畏,城内建筑气势恢宏,线条刀削斧凿,直来直去,沉稳庄重。

        可另一侧的倾城由于温泉众多,云雾缭绕,给这座倾斜而下的城池凭添仙灵之气,亭台楼阁或立于青峰之上,斗拱飞檐;或横卧溪流秀水之畔,碧瓦朱椽,不羁中透着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放l浪。

        积雪湿滑山路上,两个耳朵里徐徐喷出炽白蒸汽的小木驴平稳行走,一段距离后,见四下无人,小班再次恢复活泼,坐在拖车上一手挽住鲁剑胳膊,一手拿着纸风车来回兜风催动风叶旋转,两只小脚调皮晃荡,小嘴也没闲着,随着红、黄、蓝、绿四色风车叶吱呦呦旋转,她鼓起腮帮子模仿风声:“呜~~~~~呜~~~~~”

        走着走着,头顶云层裂开的那道缝隙渐渐“愈合”,小木驴行走速度慢下,耳朵喷涌出的白炽蒸汽变得稀薄,鲁剑从怀里取出一枚春秋通宝。

        通过小班的“记忆”,鲁剑发现这个世界和他前世读过的一本小说有几分相似,百家争鸣、诸子科技显世……

        不过驱动这个世界的并非文气、才气,而是通宝,或者说,是通宝内蕴含的幸福。

        鲁剑手中的春秋通宝形状外圆内方,质地呈现如玉似璃的半透明,内里多彩光亮交缠,仿佛棉絮般缓慢翻涌,瑰丽而又绚烂内敛。

        【看见幸福】视角下,这枚通宝旁有文字标注:幸福积分10.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