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驴车通过墨墙城门,进入城里,气温明显较城外暖和许多,而仅一墙之隔,呼啸的寒风也被“阻隔”停下,横飞的雪片再次静谧飘落。

        城北最高处便是春秋学宫,全城自北往南,依照山势,犹如阶梯一层一层倾斜向下递进,大大小小的各处地热温泉与寒冷天气对冲产生水雾,弥漫城中,不仅驱散部分冬日寒意,云山雾罩下,还给倾城平添仙灵意境,越是靠近地热处温泉的植被绿意越浓,有些地方甚至能看到盛开的鲜艳花朵。

        鲁剑驾驶木驴车先回城南冬梅坊里的小院,放下小班,他还得去书院交差。

        小班懂事,不吵不闹,且不畏寒暑,乖巧坐上她的马头矮板凳,忽然指着鲁剑笑道:“哈哈,大花猫。”

        鲁剑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小班是在说他蒙面围巾上沾的黑色炭灰,花猫胡须一般左三道、右两道,鲁剑:“什么大花猫,明明是大脑斧,嗷~~”

        留下院子里小班一阵稚气咯咯笑声,鲁剑出门坐上驴车,逐渐远去,而【看见幸福】视角下,一根无形的多彩藕丝,始终由挂在胸口的“莲子”与小班相连。

        …………

        倾城脚下,海角书院

        海面礁石上搭建起的石桥,连接向不远处一座小岛,岛上便是享誉文境的兵家学府,几乎每一位毕业学士就意味着一个兵院名额,而不事生产,只主消耗的兵家在文境诸子百家中有着特殊地位。

        鲁剑并不喜欢这座海角书院,地处整个倾城的地热体系之外,冷的要死,时不时还得出海历练,进行海角书院特有的海下、登陆两栖学习考核。

        路过门口那块刻有“天将降大任于斯人……”的石碑,鲁剑下车,牵着小木驴走入书院。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