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看我只是一只羊,绿草也为我变得更香……”

        懵圈中的鲁剑就见小班小手划出一道彩虹,投射到墙壁上,声音、画面同步出现。

        “小班,这是怎么回事?”鲁剑问道。

        “我把新一集的喜羊羊推演出来了,它变成了小班的学术,就用出来啦。”

        见鲁剑还是懵,小班继续解释道:“用法就是画家的画印术,只要把每一副画快速放印出来,一副盖过一副,喜羊羊就动起来了。声音更简单,就是大宝刚才在酒楼里,乐家弹琴阿姨用的放音术。”

        鲁剑:“你什么时候学会的画印术?”

        “小班一直都会啊,小班还会很多学术,只是都是入门级,觉得没什么用,就没告诉大宝。

        画印术也是入门级,但喜羊羊每一副画都很简单,入门级足够了。”储存历代公输子学术的小班道。

        鲁剑:“……”

        随即,他心里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片头曲还没放完,也就20秒左右时间,画面定格在绵羊村的青青草原上,小班手中的彩虹散去,墙面暗下。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