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位于倾城山肩,紧挨着春秋学宫的任家灯火通明,门房管事在门口等候。

        朱燕儿是任家的高级丫鬟,聪明伶俐手脚勤快,模样也不错,自从徐蓉过门后,她便专门伺候任家三子任晋一家的日常起居,而自任晋去世后,更是几乎和徐蓉同吃同住。

        内宅正堂,【杀生取义厅】,朱燕儿乖巧站在徐蓉坐后,悄然打量厅里,今日任家本家一脉差不多悉数到场,似乎是在等未来的七姑爷,而且明日即将成婚。

        朱燕儿有些疑惑,七姑娘两年前便随道院院长离开倾城游历天下,说是求长生去了,可能现在老爷也不知道她到底在哪,朱燕儿更没听说七姑娘近日有回倾城,她想不明白明日七姑爷这婚究竟要怎么成。

        “他怎么还没到?不会不来了吧?”

        闻言,朱燕儿看向与七姑娘任秀一母双胞,但性子却截然不同的六姑娘任毓。

        堂上主位,任家家主任潮海须发乌黑,面容白净,许是阴阳五行修到一定境界自带仙气,岁月在他脸上很难瞧出痕迹。

        任潮海主位左侧,任家二女任秋逸道:“让你去好生请人过来,你倒好,把公输老爷子的牌位偷了回来。”

        “二姐,怎么能叫偷呢,我只是提前替他搬过来,他来了就还给他啊。再说,他自己不在家,难道还要我等他?这小子就是看不清状况,还当自己公输家长子长孙,一天到晚拉长个脸摆谱……”

        坐在任潮海身边头发花白,但依然看得出年轻时风韵的王氏斥声打断:“毓儿!都多大的姑娘了,还不知道怎么说话?什么这小子那小子,他明日就是你妹夫。”

        任毓收声,撇了撇嘴。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