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半中天

        鲁剑舒坦泡在闲云峰上的温泉池内,撸了把脸上水渍,他双手搁在背后温润池壁石上,仰起头,看向夜幕中的那轮明月,自语道: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生命里会发生什么好事。”

        不久前,离开冬梅坊小院,半路还在眼馋豪宅的鲁剑无论如何想不到,仅仅半个时辰后,他就梦想成真,拥有了一座顶级豪宅。

        闲云别苑,或者说闲云山庄更为合适,在寸土寸金的倾城城北,不仅位置极佳,几乎位于山肩,在任家左近,比孙学海家还得往上许多,最重要的是,这座别苑够大、够宽敞。

        别苑里总共有三朵“闲云”,一朵来自十多丈高的闲云峰上,自峰顶温泉升腾的起氤氲,远看过去便如同一朵云彩盘踞,而鲁剑日常居住的院落也在峰顶,向下俯瞰,可以说倾城豪宅尽收他眼底。

        第二朵闲云位于闲云峰“脚脖子”处,这处温泉稍大一些。

        而最大的一朵闲云位于别苑空旷草坪,面积将近5000平,占了别苑平地空间的三分之一,几乎就是一片小型湖泊,种在“湖泊”四周的植物受地热供暖,姹紫嫣红、绿意盎然,且温暖“湖水”中似乎并无硫磺等成分,荷叶莲花飘浮水面,甚至透过清澈水质,能看到湖底绿茵水草。而自峰顶池口溢出落下的水流形成一股小型瀑布,形似水帘,灌入“湖”中。

        说实话,鲁剑也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感觉就像被块馅饼一下子砸中了头,躲都来不及。

        先前他去到任家,已经做好准备接受冷嘲热讽,反正他没感觉。可被门房管事引至【杀生取义厅】后,看到任家一家人,出乎意料地对他很客气,先是他未来老婆的胞姐送还老公输的牌位,并主动道歉,随后,未来丈母娘王氏出手那叫一个大方,见面就送了他一座顶级温泉豪宅。

        鲁剑懵了片刻,当场谢过丈母娘。别说他现在无耻,就算有羞耻心的时候,他也不可能拒绝。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