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境北邻大荒,三面环海,人族被妖族、海族虎视眈眈,而想要抗衡无论在体格、力量、爪牙、凶蛮本能上都远胜于人的妖族、海族,唯一的倚仗便是需要【福祉】驱动的各种学术。

        福祉由“人”产生,是故,人口数量是抗衡妖族、海族,维持人族盛世的最重要因素。

        而保证人口数量持续增长的最有效方法便是:具有强效约束力,受法典保护的婚姻。

        因此,成婚在文境百姓生活中算得上头等大事,一旦录入学宫案牍,确立婚姻关系,假如想离婚,除非无后、丧偶等不可抗因素,至少也要经过至少为期2年,总计4次的漫长调解过程,最终无效后,各地学宫的法院学者才会准许双方离婚。而在此期间,作为配偶的权利仍然受法典保护。

        所以,当鲁剑得知任家大宴倾城,而不是他预想中的闭门成婚,那他自然“不客气”坐上大红轿。

        只是坐进轿子里后,鲁剑翘起二郎腿,一边感受八抬大轿的轻微晃悠,一边再次盘算起来。

        他自己怎样都无所谓,但事情终究要涉及小班,鲁剑得确保万无一失。现在他2年内不会被扫地出门,但不妨碍顺手再立个“牌坊”。

        比如,把骗婚的锅,全甩到任家逼婚的头上。

        片刻,吹吹打打的大红轿队伍走出连接海角书院的石桥,城外小树林边,轿子里,没了羞耻心的鲁剑忽然朝外喊道:“停轿,我要上厕……不是,我尿急。”

        …………

        不久后

        任家前院拉起红绸,张灯结彩,宾客临门,下人奔走忙碌。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