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午后,明媚阳光晒下,前庭花园草坪上

        “湖泊”边,受地热供暖的柳树反季抽出嫩绿柳芽,任剑背靠树干,坐在草坪,手里继续拿着纸笔在写写画画。

        小胖子梁靖如好奇看着小班用小斧子削砍一块长条木板,并对小班近乎极致的木工技艺不时发出惊叹。

        一块4米长的长条木板很快在小斧子下成形,连木刺、棱角也被小班用斧刃刨削至圆润光滑,小班转头道:“大宝,好了,之后要怎么做?”

        任剑没有开口,心连心的小班很快明白,抱起一块木墩开削。

        刚才任剑驱动小木驴从任家仓库运来跷跷板所需的木料、工具,本来他是想自己动手,木匠活他多少懂一点,可心念相通的小班知道任剑要做什么后,根本不给任剑动手的机会,抄起小斧子就是一顿削,木屑横飞下,看着笔直光滑的木板飞快成形,任剑也就放弃在小班面前耍弄斧头的想法。

        尽管机关制造/维修术已损坏不能用,可小班毕竟是一具世上最神奇的机关造物,只是任剑只把她当小情人宠罢了。

        几次想要插手,都被小班拒绝,任剑只好依着她,由她施为,坐到柳树下一边继续写画,一边心念共享跷跷板的制作步骤,同时负责给小班提供所需的幸福能量。

        也就半个小时工夫,跷跷板制作完成,木板正中间由木墩轴支撑固定,小班坐在一头,握住握把,梁靖如随后坐上另一头……

        “大宝,怎么不对,我下不去。”悬空的小班朝柳树下问道。

        任剑笑,放下纸笔正要起身,小胖子梁靖如跨离跷跷板,从刚才那堆木料中抱起一截木桩,送到小班面前:“小班,你抱着这个。”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