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剑诀,知剑,练剑,明剑,为剑,凌剑,凌剑诀为练身功法,意在以自身化剑,凌架于剑之上…………’天游打坐在望月石上,心神沉在记忆中。“啊啊啊啊,什么垃圾啊,炼体就炼体,你这为毛还要练剑啊,我又不是剑人……我要打造剑的原因只是因为拿着比较帅气啊”

        _(`」∠)_。“算了,也算无心插柳吧,接下来去找凉哥吧。也不知道他会怎么训练我啊,还是比较懒散啊,就算他说很危险也没有感觉到呢。唉!”

        “凉!我到了!你在哪里啊?”天游走在森林的边缘,以前凉不许天游踏入的森林。突然,深邃,黑暗,冰冷的感觉如同蚂蚁一般从天游的脚上向上蔓延。在不远的阴影处,一只野猪注视着天游,野猪的体型是一般猪的两倍大,硕大的獠牙从嘴巴生长到额头前,杂乱的皮毛隐隐流露出金属的光泽,腿部肌肉也特别发达。只是看着就给人极大的压迫感。冷汗从天游的脸上流下,慢慢的转头看向阴影。“嗷∽∽”野猪泛红着眼睛向天游冲了过去,在这被撞的时间里天游感觉时间了流失停止了,可以清楚的看到野猪牙上的纹理,可以清楚的明白自身的无力,死亡的感觉……

        黑暗中,一丝丝的光明侵入,“啊!!”天游的身体突然直坐起,身上白色的绷带缠在腹部传来丝丝痛触。“醒来了啊,小鬼”天游的目光所至:熟悉的地方,凉哥那脸还是没有变化,“没事吧,天游”玲姨的目光充满着担心和一丝丝的恼怒,“凉,如果天游出了事的话,请你去死好吗?”玲的脸上露出春风的微笑,但是凉的后背却被汗水打湿了。“哈哈-那个,玲,后面只能靠他自己。现在的他有我们,以后我们不在呢,你最清楚你能坚持几年。”“你没听懂话吗?”玲笑的更加灿烂了。“我知道了!知道了!”凉弱弱的说到。“知道就好,天游好好休养吧,你受的伤可不轻呢,不过不用担心流下疤痕呢,我用的药可以消除哦,有事就找你凉哥,随便麻烦他,对吗?”“咳咳!没错没错,放心吧,玲姐!”“那就好,我先去做饭了”玲走后。“怎么样?天游,感受到了吗?那就是死亡,虽然我救了你下来,但是没杀了那头猪,杀戮是罪过,无论怎么样的理由都是。你也会自己报仇的吧?”“啊!我会的”“记住,在你决定夺走其他生命时,你要做出失去生命的准备。”“我明白了”

        年后,一副矮小却魁梧的人影穿梭在森林中部,身上的伤痕还在流血,眼神中却流露出兴奋,手中握着一把剑,剑刃长半米,宽两指,无护手,剑柄扁平细长适合抓握。‘找到了’天游目光所至:一只受伤的老狼拖拉着腿缓缓前行。在天游追上的时候,缓缓掉头做出攻击的姿势,“剑闪”…………

        “天游!!怎么又受伤这么重…”“抱歉啊,玲姨!不过这不是把猎物也带回来了嘛”天游放下肩上的老狼,露出的左手臂上明显看到一排血洞。‘变的很强了呢,功法的运转也变成像呼吸一样了呢。’

        4年前,天游站在森林外,嘴角带着凶狠。看着萌萌哒。“混蛋,我来报仇了,你这让我在这世界第一次体会到死亡的蠢货。”说着手上拿着剑摸进了那头野猪的领地。水潭旁,正在喝水的野猪仿佛预知到了危险,做出戒备的姿势,身上的毛倒立着。熟褐色的瞳孔中一道身影从树后走出。

        “剑闪”天游先向目标发起攻势,野猪后腿紧绷后发力,向着天游冲锋过去。双方的距离在突进的过程中急剧缩短。在相遇的前一刻,天游向右闪过,借着双方突进的力道用剑刺入野猪的前腿上方并拉出一大道伤口。天游停下脚步,和野猪相距对视。握剑的右手微微颤抖着。野猪的皮太坚硬了,借着冲击力虽然造成的伤势,但是右手也脱力了。‘再造成这样的伤两次估计右手就完全用不了了’天游想着又像野猪发起了突进,准备再次故技重施…在相遇的时机,天游再次右闪,但是,野猪突然强行停下,剑上的力道没有能够刺穿野猪的皮毛被弹开。野猪以不合理的姿势向天游顶了过去,危急时刻,天游用剑挡下了。但是冲击力使天游在地上滑出一道长长的痕迹,颤颤巍巍站起来的天游吐出了一口血。野猪的眼神中仿佛流出戏谑的神色。“你这蠢货,不许这么看我!”天游仿佛绝望的向野猪冲过去。在双方最后的冲锋相遇前,天游用滑铲的姿势将自己的两条腿立成一个斜坡,野猪在撞断天游俩条腿的时候不自主的抬起了一点点头,一瞬间,天游将剑刺入了野猪的咽喉后马上用手保护着自己。尘土散去,野猪,挣扎的爬了一会后就倒下了,天游凄惨的躺在不远处。双腿,双手全断,身上因最后的冲击也零零散散的挂着伤。

        “呦!笨蛋游,活下来了嘛”凉从不知道哪里的树上跳下来,“不过这样子也太惨了点!哈哈”。天游冷笑着看着凉:“你先担心回去后玲姨怎么骂你吧。”Σ(△|||)︴“这个……我先把你扛回去吧,我也不擅长治疗,你给玲姐说说话”“记得带上我的战利品”“能不能不带啊?”天游看着一脸嫌弃的凉表示如果不带回去就给玲姨告状。“玲姐,我回来了,把笨蛋也带回来了”凉扛着天游,拖着野猪说到。“()嗨!我回来了玲姨。”在将天游包扎好后玲对着凉进行了热烈的教育,场面反正天游闭着眼睛没看。话说每次天游锻炼受伤的伤被治疗后连个疤痕都不会留下,天游结合凉的危险话来看这个世界也不是那么简单呢!“天游!我们还有力量的!没必要每次都拼命的”“啊啊!知道了,玲姨”…………

        年前,“呦,笨蛋,让我动一下都不行,真怀疑你是不是没吃饭!!”凉站在原地,看着不远处天游汗流浃背的身体无情的嘲讽到。因为凉觉的天游的实力提升有点快了,所以为了打压下天游的膨胀才有了这厂‘对决’就是暴打小朋友。天游在这四年中除了身体的最基本锻炼也没落下功法的练习,偶尔去森林里狩猎怪物,每天都是伤痕累累。导致天游的进步在凉看来也是不可思议的。“混蛋,你等一下。”天游脱下身上的负重,负重的重量是天游体重的倍。“吆西!身体轻了很多。”天游冲上去,“剑闪!!”但是没有控制好自己的力量而被凉一只手按在了地上。“哈哈!真是个笨蛋呢!自己的力量都控制不好。”凉的表情从无良变成严肃,“听好了,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会让自己走向毁灭。而且你的剑闪只是把剑刺出去!太单一了,人的强大可是在智慧上体现的。”“知道了,这段时间我会练习的”天游满不在乎的说,‘话说,现在这样我的力量无法控制,但如果运行功法的话,我大概会能完美操控吧。毕竟是炼体的功法,对身体的控制可是要求第一位的。现在的我需要的是可以每时每刻的运转功法。’天游睡觉前默默的想着,‘不过招式也的确该练习了,凉哥说的没错啊!人最大的武器可是智慧啊。’今天的月亮也特别圆啊…………

        !--

        b(活动时间:月日到月日)

        --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无弹窗小说网;https://www.wtcxs.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