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当下,在玲给天游包扎好中玲开始了每次惯例的念叨“天游啊,不需要每次都拼命,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你好好活着,你的力量也有一定的保证了,明天让凉回来吧,该给你觉醒了。”

        “觉醒?那是什么?”天游小小的眼睛大大的疑惑。“让你掌握这个世界人类生存下的力量”凉推开门进来,手上拿着一瓶蓝白色的液体,“喝了他就可以了”。“这是什么?”天游喝下后问道。“‘月华’你可以这么叫它,作用有很多,玲姐需要它压制伤势,虽然只是拖延时间,知道你需要力量后玲姐就每次都留下一点,这一瓶的量来说,算是一年的产出量了。”凉看着玲感慨道。

        天游的身体开始冒出白色的气体,“开始了”,身体在能量的冲刷下,天游感到久违了一丝轻松,就像突然丢下了所有的包袱。“看他的样子,修复的效果不错啊。接下来就比较难过了…嘿嘿”凉突然非常期待着什么。“好舒服啊,好像这样一直下去!啊啊啊啊啊啊!”天游的面部表情扭曲,眼睛突出,嘴巴张大…在修复的轻松后,能量开始改造天游的身躯,原本壮硕的躯体慢慢的变成和正常孩子一样。

        月华的能量会先修复使用者的暗疾对于实力越强大的人效果越低然后会像刀子一样剔除多余的杂质,提高身体密度。感觉嘛,就像身体被按入碎肉机里一样,同时能量还会保证意识的清醒和生命的维持。在改造完成后能量会补充身体最终引出身体的力量,这个过程就是玲和凉口中的“觉醒”。但是在天游的身体中在补充完成后发生了不同的改变,‘凌剑诀’的运转,吸收了剩下的能量,对天游的身体再次改造。简单来说就是在其他人的身体中,月华会修复,提高身体上限,补充觉醒。在天游身体中却是,修复,提升,补充,提升……不断更替着拔高天游的身体素质。

        天游在一次次摧残后,在能量消耗完成的那一刻晕了过去。“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有念气的产生?是失败了吗?”玲在将天游小心的抱上床后问凉。“不知道,这小子也比较特殊,那个月华的量我们都是算好的,是强化系觉醒的最大剂量了,虽然知道这小子体制特殊,但是能完全吸收后还不觉醒就离谱。没办法,先没办法按照计划教他下一步了,呆一段时间看看他的情况再说吧”凉的眉头皱起,忧愁的说。

        一天后,饥饿迫使天游睁开了眼睛,“玲姨,我好饿!!”天游站起来看到房间的桌子上放着纸条:‘醒了啊,饭在桌子上,先去洗个澡在吃饭。’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天游洗过澡看着厨房桌子上的大饼迫不及待的大吃特吃了起来。

        饭后家中无事的天游在外闲逛着,‘感觉身体明显不一样了,这就是觉醒后的感觉吗?我现在好强啊,再和之前的那只狼打的话,估计就不会受伤了吧’天游慢慢熟悉着自己身体的全新感觉。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小镇上,镇上的人还是那么热情,“天游啊,怎么变的更白净了,这皮肤弹的啊!!”………………在经历过摧残的天游来到了铁匠桩的小屋旁。“桩叔,在吗?给我开下门,桩叔??”没有听见屋子里的回答,天游决定试试推开之前怎么也推不开的桩叔家的大门,当初听他说这门有五吨重来着,对于一个现代人来说刚听到这个消息的天游感觉头晕,不过经历这些年的锻炼来说这些事慢慢变的可以接受,而且对现在的他来说刚好可以看看自己能做到什么地步,天游将双手握上石门的把手身体慢慢加大力气——门慢慢的被推开了。天游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感觉只用了三分之一的力气,好强,按这个门的重量来说,现在的我的力量应该有吨’。“桩叔!!在吗?”屋子里迟迟没有传来声音,‘算了,桩叔不在,我去森林看看’天游把门闭住后前往了森林的方向。

        森林中,天游小心的从外围向深处摸进,森林深处没有路,镇上的人大多数靠着种植,捕鱼为生,少数人会在森林外围打猎。毕竟猎物都大的不像话,只是外围也足够生存了,只有某些不着调的人凉、修一才能从深处打猎吧。从来到深处了路上天游虽然轻松打败了不少的动物,但是都没有杀死,因为凉说过:“猎人,为了目标永不放弃,但因该尊重生命,除了特定的目的,最好不要杀生。除非你重要的事受到了威胁,包括不限于生命,尊严……”。天游想成为猎人,想要将猎物打回去给玲姨。所以他刻板的遵守着凉这有点别扭的制条。

        ‘象狮’天游趴在灌木丛中,小心的掩藏着身上的气息。面前的狮子的獠牙像大象一样发达,体型巨大却不失敏捷。是森林深处强悍的动物之一了。这些都是凉之前给天游恶补的理论知识,毕竟猎人需要大量的情报。一眨眼,象狮失去了踪迹,头皮发麻的刺痛感让天游本能转身将剑格挡在正前方,象狮的牙压迫着剑慢慢向下,双刃的剑渐渐贴在了天游的胸口。躺下的姿势没有办法有效的发力,‘死亡’的阴影既四年后有一次笼罩了天游……

        ‘嗖’象狮的身体莫名的被推出去,天游从死亡中逃离,看向声音的方向,“玲姨,凉哥,桩叔,你们怎么?”凉手上抛这几块小石头,玲站在凉身后看着天游危险的笑着,桩一脸和蔼的坐在旁白的石头上。“再来晚点,你就没命了,玲姐会杀了我的!”凉停下手上的动作,向象狮发出危险的气息“滚”,象师像受惊的孩子,马上头也不回的逃跑了。“刚好,我们要去接月华,你也来看看吧”

        晚上,穿过森林到达临近海的地方,一座山前,“桩,干活了”只见桩摸了一下岩壁,岩壁中间有一块消失了。天游跟着走入里面,一个平台上放着一只杯子,杯子上方是钟乳石,钟乳石俩侧可以看到外面的两个月亮??“两个月亮?”“是啊,如果不是这么特殊的地方也没办法产出这么特殊的东西了”钟乳石在双月的照耀下慢慢滴下一滴月华,“运气不错啊,这次有滴呢!”桩笑着说道。“好了,东西有了,准备回去吧。”凉用三个小瓶子装好月华后说,天游看着产出量极少的月华,明白了玲究竟付出了多少。“玲姨,为什么我都觉醒了,虽然力量变大了,但是还是感觉和凉哥差好多呢?”回去的路上天游不解的问道。“谁说你觉醒了,本来月华是能够让你觉醒的,可是失败了,只能通过正常途径教你了。等回去就教你”玲看着天游,眼神中充满着不舍。‘时间快来不及了……’

        !--

        b(活动时间:月日到月日)

        --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无弹窗小说网;https://www.wtcxs.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