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一条金色的巨龙向着望月岛的方向飞来,一位银发的老者和银发的青年站在龙身上。“席巴,感觉到了吗?”“是的,父亲,虽然只是一瞬间的变化,但是目标所在的岛应该就是那里了”,到达望月岛的上空。“龙星群!”巨龙散成大片的小龙像流星一样覆盖在一片空旷的海域,在强大的攻势下,一座岛屿慢慢的显现出来。

        走在回家路上的一行人突然停下了脚步,除了天游外的三人抬头凝重的看着夜空。“怎么了,玲姨?凉哥?桩叔?”话音刚落巨大的危机感使得天游的身体不自主的颤抖,一丝丝的气流慢慢附上了天游的身体。“看来算是个好消息,这小子最起码可以逃出去了”三人看着身体变化的天游面容轻松了一点。

        天游感受着截然不同的身体,‘这就是他们所说的力量吗?到底是什么?’茫然的抬起头,看到了和之前截然不同的景象,黑色的天空被金色的‘流星’所覆盖,岛屿被一层轻纱似的物质包围着,在‘流星’的摧残下,‘轻纱’裂开了。隐约间看到俩个人立在高空。

        “是揍敌客家族的。凉!你先带天游逃,我们争取下时间!”玲微笑着说道,随着玲的招手,周围的树叶飘落,附着褐灰的颜色向‘流星’射去,双方在半空中不断碰撞抵消。“天游!要好好活下去,这是我们最后的愿望了”。“玲-玲姨”。突然间天游身上的气体倒卷回身体中,天游的视线在玲的微笑中慢慢缩小。“晕过去了”凉看着玲说,“不过因该没事,念能力还能被身体锁住的吗?也是个怪物啊!这样的话,我先送走天游再回来,别死太早了”“等等,把月华也带上,我也用不上这个了!”玲把月华的三个瓶子抛给凉。凉看了一眼天空,飞快的向另一边的海岸奔去。

        “席巴,先清一篇场地出来,玲、千叶,操作系能力者,下面都是森林的话对我们很不利呢!””是,父亲,跑了一个,要追吗?”席巴·揍敌客在手上凝出俩个巨大的紫色念弹向下方投掷下去。“不需要,以以前的情报来说,他会回来的。不过那个小孩算是个变数,尽快解决了这里就追过去吧”说着和席巴·揍敌客跟着念弹跳了下去。

        “桩,闪开,没办法利用环境了”说着玲和桩跳开了念弹的波及范围。当时如果不放弃环境直接轰爆念弹的话会被后面来的席巴和桀诺直接干掉一个吧。念弹爆炸的烟尘散去后,半径米的土坑内桀诺和席巴俩个人站着,“桩,准备拼命吧,不然天游可是逃不了了”“啊!”……

        凉听到身后巨大的声响,速度又快了一些,片刻后—“天游!你会活下去的!”凉将天游轻轻的放在的一艘小船里,将剑、月华放下,想了一下,将自己的酒葫芦也放下了,写了一封信,让念包裹的小船启航了。

        另一边,四人正在对峙着,“麻烦问一下,你们的目标是谁呢?”玲抬头看着俩人像朋友间的谈话一般。“玲、千叶(操作系),凉、修一(强化系),桩、黑木(具现化系),你们三个就是这次的目标。”桀诺说道,“哦哦,这样啊,你们收了多少钱啊?”“话说你们还关心这个吗?”“当然了!死之前最起码要知道自己的身价嘛”“哦,这么说,你们确定自己会死在这里了?”“基本确定了!毕竟当年的事让我们残存的力量不足三分之一了啊,如果我们逃走的话,你们估计会以那个笨蛋的生命威胁吧,虽然没有收钱,但是能完成任务的好办法呢,所以我们又不能跑。”“嗯?亿尼戒,其中玲亿,凉亿,桩亿,如果是你们没受伤之前的话就不是这个价格了,而且也不会只有我们俩个来,不过拖时间也差不多了吧”桀诺看着从不远处走出来的凉说道,“刚好,我们准备一次解决你们的。”

        “谈笔生意怎么样?”凉走在玲和桩的前面对持着席巴说到。“委托人死亡,任务放弃,你们今天都得死,怎么和我们谈生意。”桀诺问道。“我们花亿买断那个孩子的安全,你们之后不得在接关于他的任务,虽然你们不干没有酬劳的事,但是我们死之后不能确定他的安全,所以以任务的发布使揍敌客家族的准则来约束还是比较放心的。”“这样啊,可以!”席巴站出来回答,毕竟现任的家主是他。凉将一张银行卡抛给席巴,席巴收好后——大战一触即发……

        “龙头戏画”桀诺先发制人,席巴双手产生的念弹也向着三人发射而去,俩人的配合相当的默契。另一边,凉用念包裹住全身主动迎向攻击,桩不知什么时候具现出一把大铁锤抛向了凉。玲将十几片用念包裹的树叶射向桀诺和席巴。凉接住铁锤后直接将揍敌客二人的攻击锤爆,玲的叶子乘机从烟雾中袭向了席巴,却被席巴表面的气阻挡,无法寸进。“就算知道要死,我们可不会坐以待毙的,万一呢?”凉的面庞映出无良的微笑。“让他们配合起来很吃力呢!席巴,先解决桩、黑木好了,那把武器是关键。”席巴点点头。“注意,桩!他们要先以你为目标了。”“知道了,不过这也是我们的机会啊。”桩毫不在意的说到。在双方缠斗中,桀诺用双头龙头咬住凉和玲。“就是现在!”随着桀诺的声音,席巴脚下爆发向桩冲去,“凉!”桩发出信号后向桀诺绕去,阻断桀诺的后续追击。随着桩的叫声,凉和玲爆发气脱困,玲将所有的气集中在一片叶子上,凉用最后的气包裹着变大了的铁锤一起打向擦肩而过的席巴,如芒在后的危机使得席巴将全身的气包裹在左手向后格挡。玲的叶子先到,和席巴的气对抗摩擦,凉挥舞着铁锤用力敲打在玲的叶子上。席巴坚固的气没能挡住这次攻击,就像铁锤将一枚钉子钉入目标,席巴的左手被打入了一片叶子,“危”来自杀手多年生死的预感,席巴毫不犹豫的折断了自己的左臂,将叶子取出来。“可惜,之前用了太多的念,现在已经没力气了。抱歉啊,凉,桩”玲没能够在打入的一瞬间操作席巴。“真是危险呢,老爸!”席巴耷拉着左手看向桀诺,“不过也处理完了”,桀诺缓缓走向玲和凉,随着桩的死亡,凉手中的铁锤散成了气消失。“桩,马上我们也会来陪你了”俩人对视着苦笑………

        一段时间后:“席巴!走了!”“是父亲”说着二人坐着不知道哪里来的飞龙离开了。(作者:别问我,我也不知道!( ̄Q ̄)╯)在余下的深坑中,三个断气的人躺在里面,身上有着被桀诺的念能力打出的血洞,多处被暴力打断的骨裸漏在身体外。“席巴,伤的怎么样?”“身体回去需要调理一下了,近期可能接不了单了。”“是嘛!”飞龙上桀诺和席巴俩人虽然灰头土脸的但是除了席巴软绵绵的左手在看不出其他的损伤了。

        现在,对于不知哪里的天游来说,他像没来到这个世界时一样,独自一人了。

        <!--

        <b>

        </b>(活动时间:月日到月日)

        -->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无弹窗小说网;https://www.wtcxs.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