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鱼岛,一座坐落在山上的小酒馆外,一名身着粉红衣服的漂亮女性和一位慈祥的老婆婆在收衣服。“风越来越强了,感觉暴风雨就要来了”老婆婆说道,“在这样的天气他应该早点回来啊”年轻女子担心的眺望着远方吗,“啊,那孩子就每天都去找‘杰太’呢。不要太担心了,那孩子成长了不少呢,森林可是像他的父亲一样呢。”

        森林湖水边,一名全身绿色的穿着的小孩和一只高大的狐熊在玩闹。“嘶-嘶”狐熊嗅了嗅鼻子向着森林后的海边跑去。“杰太,你去哪里,等下我!”小孩追着名叫杰太的狐熊跑了过去。

        海边,狂风卷起海浪拍打在礁石上。杰太向着一艘不知道什么时候搁浅的小船发出威胁的声音,小孩顶着风雨跑到船边,只见和他年龄差不多大的黑发孩子(天游)躺在船里一把剑死死的攥在孩子手里,旁边还放着用衣服碎片扎起来的包裹…………

        “米特阿姨,我回来了”小孩敲着酒馆外的门,门开后年轻女子红着眼睛说“小杰,还好你回来了!这是?”看着门外小杰架着另一个孩子。“伤的好重,小杰快把人扶进来”米特处理完天游的伤口问小杰这是怎么回事。“米特阿姨,这是在海边捡到的,因为暴风雨来了,所以就把带回来了。”小杰眨着大眼睛不好意思的回答。“抱歉!给米特阿姨添麻烦了。”“没关系了,这么善良才是小杰嘛”米特摸着小杰的头说。

        ‘这是--哪里?对了!玲姐’,凉哥,桩叔’天游从床上惊醒,“你醒了啊!米特阿姨,那个人醒了”过一会,米特端着一碗粥走了进来,“吃点东西吧,你叫什么名字呢?”天游看着温柔的米特想起了玲姨“天游、千叶,我的名字”“我叫杰、富力士,今年岁,这是米特阿姨”小杰在床边跳着说到。“有客人了,我先出去了,小杰!来帮忙.。”“来了!米特阿姨。那个,那边有你的东西,还有一封信,抱歉,因为杰太感觉你的气息不太友好,而且你还拿着武器。为了验证你是不是好人,所以我看了你的信,对此我感到十分抱歉!”小杰对天游弯腰致歉。“没关系,很合理的判断。对此你不需要感到抱歉,再说了,你不是救了我嘛?是我改感谢你才对!”天游看着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杰勉强的笑着说道。“啊啊,那只是小事了,那么我去帮忙了,有什么事情你可以叫我!”说完小杰蹦蹦跳跳的出去了。天游下床走到桌子边解开用凉衣服做成的包袱,里面有三瓶月华,一个凉的酒葫芦和一封信:

        天游,很抱歉不能在看着你长大了,玲姐,桩和我在生命最后的一段时间内能发现你这个宝藏是最大的幸运,尤其是玲姐来说,为了人类前行的我们站在了世界前沿,在最后安静下来后却又渴望着平淡的生活。而你算是最好的礼物。玲姐将月华给你了,桩也给你打造了剑,我没什么送的就把酒葫芦给你好了,最后!好好的活下去,天游。为了自己的目标活下去,这才是我们最后的愿望。你的体质特殊,在优路比安大陆的艾尔吉有一个朋友会教你觉醒的力量。祝愿你平安!。-----凉

        天游看着信眼睛不自主的红了起来,暗自下定决心“放心吧,我会活下去,也会找到要你们死亡的人。”天游小心的收起了三滴月华。

        在一段时间的研究后,天游发现酒葫芦的空间莫名其妙的大,在装了将近一千升的水后,葫芦才满了起来。天游将葫芦装满后把一滴月华滴入了葫芦。“这样的话,我的补血道具就有了啊”还没忘记之前记忆的天游将烦恼先抛掷脑后。

        一年后,“米特阿姨,我要成为猎人”小杰在午饭后对米特说道。“不行”米特果断的拒绝了小杰。“米特啊!小杰有自己的追求,孩子总会自己翱翔的,而且小杰的眼神和他父亲的眼神一摸一样呢”奶奶出声劝道。“天游,你也帮忙拦一下小杰啊”米特对着身着黑红色卫衣短袖,短裤,米色平底靴,拿着被白色剑鞘包裹住的剑的天游说到,“抱歉啊,米特,我尊重小杰的选择,而且,我也要成为猎人”“怎么连你也,我知道了,小杰!我有一个要求。”

        “()嗨”“如果你能在一个星期内将沼泽之王钓上来,我就在猎人登记卡上签字。如果做不到的话,证明你没有资格成为猎人。”“一言为定,米特阿姨,我一定会做到的。”“没资格成为猎人?这个世界的猎人难道和我理解的不一样吗?”天游疑惑着。“天游,虽然你的监护人不是我,但是如果有我的签名的话,你会省去不少麻烦。虽然只有一年的相处,但是你处事的沉稳,和小杰比起来明显强大的痕迹是我们都能看到的。我签字的要求是:你不能帮助小杰,而且要小杰成功。”米特这样说道心里想的却是‘这样的话,小杰和天游都会留下了吧’。“可以哦,反正小杰也不会希望我的帮忙的,相处一年下来,他的性格我也摸清了。就这么约定了。”天游脸上露出不符合年龄的成熟笑容。

        前六天,小杰在钓沼泽之王的时候弄断了不知道多少根鱼竿了。“为什么你要成为猎人呢,那种为了自己却丢下孩子的职业有什么值得你追求的?”最后一天前夜里米特看着刚刚回到家的小杰问“抱歉啊米特阿姨,又把衣服弄破了。正因为如此,他宁愿抛弃自己的孩子也要继续工作,那不是很伟大的职业吗?猎人”小杰坚定的眼神充满着渴望。米特看着小杰感到无法理解,“你果然是他的孩子呢。”

        最后一天,早餐中,“那个,米特阿姨呢?”小杰无心吃饭的问到。“今天是最后一天了,你快点吃完出发吧!”奶奶说到。“小杰!”天游看向小杰说到,“我明白你的渴望,但也明白着米特阿姨的愿望,我不能阻拦你们任何人,所以选择会在你自己的手中。有些时候,平淡未必不好。”“啊,我知道,明白米特的期待,但是我还是想去找我的父亲。想看看猎人到底是什么职业让他如此奋不顾身。”“咔嚓”米特带着一个包裹走了进来。“打开看看吧”小杰打开包裹后拿出一根鱼竿“这是金曾经用过的鱼竿,如果你还是钓不到……”“米特阿姨!谢谢你“小杰兴奋的说着跑了出去。

        中午时分,“米特阿姨,我成功了”小杰带着沼泽之王回到了酒馆外对米特说道,“这样的话我就能参加猎人测试了吧,这可是约定好的”。“米特在猎人测试表上签字后对小杰说:“随你喜欢吧。”看来,我也要出发了”天游看着一年来居住,营业的酒馆,眼中闪过一丝不舍。剩下的时间小杰和森林里的伙伴进行了告别。

        第二天,“抱歉,小杰,我对你说了谎,不是金抛弃了你,是我通过法院把你抢过来的。”米特愧疚的说“啊,那个我早就知道了,因为米特阿姨说谎的时候不会看我的脸呢!”小杰温和的笑着说。米特将小杰抱在怀中,“米特阿姨的味道和妈妈的味道一样呢,虽然不知道妈妈的味道是什么样的,我永远不会忘记的”小杰抱着米特说。“啊啊!话说,别这么让我羡慕啊”天游拿着剑懒散的出来。“放心吧,我会把小杰保护好的。米特。”

        说完,天游和小杰上了猎人考试的船……

        <!--

        <b>

        </b>(活动时间:月日到月日)

        -->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无弹窗小说网;https://www.wtcxs.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