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杰和天游站在正在启航的甲板上,望向码头的米特。“米特阿姨,我一定会成为出色的猎人再回来!”小杰挥着收向米特做最后的道别。“嘿嘿嘿,出色的猎人?”一个黄色卷发的人发出阴阳怪气的话语,“说的到轻松,小朋友,你看看船上的人”天游扫视过一船的人‘从外表来说都是有力的竞争对手,但是真实的实力却不能苟同,相信小杰也可以感知到这点。’“他们都是渴望成为猎人的人,单单只是这艘船就有几十个人,每年在全国各地参加测试的人数更是这个人数的十万倍,但是被选中的还是寥寥无几,竞争可以称的上是惨烈了,小朋友可别未经大脑就口出狂言啊。”

        “真是风平浪静,阳光明媚啊”天游靠着栏杆对垂钓的小杰说到,“啊!是啊,天游你当初是怎么靠着那么破烂的小船到这里的呢?”“不知道啊,估计是那个经常叫我笨蛋的笨蛋做的吧”“唉?是那个叫凉的人吗?”“嗯,他是一名猎人,一开始我只是以为猎人只是打猎而已,后来发现他简直强的不像话,然后在鲸鱼岛上知道猎人是全世界的职业时,才发现不简单。”“那么,天游和我一样了,为了追寻某个人才去当猎人的,对吗?”“不对哦,我当猎人只是为了能给玲姨带去更多好吃的猎物,还有就是你要当猎人我才陪你的。”“嘿嘿”小杰摸着头红着脸说。

        晚上,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集着乌云。在乌云和大海之间,(海燕…………咳咳,不好意思串词了。)一艘客船在风暴中摇曳。“船长,船底开始入水了”一名船员对着红鼻子,叼着烟斗正在掌舵的船长说。“用点没用的东西先堵上啊”一大片海浪扑打过来“全速左转,抓紧了,船会被掀起来的”话音刚落,海浪托起船后重重的怕在了海面上。

        船舱里,杂物和人如同被塞进洗衣机里转啊转。天游小心的躲闪着飞来的不明物体。但因为封闭的环境和没有稳定的着力点还是被砸到不少,“算了,太麻烦了。”看着小杰抓着扶手蹲在角落,天游的嘴角微微抽搐。“呵呵,我怎么没想到”然后天游去了另一个角落有样学样的蹲下……

        第二天早晨,船长拉开船舱,看着东倒西歪的一群人扶额感慨道“和往年一样啊,真是的,这样子怎么能够取得猎人资格呢!不过也有些不错的家伙呢”看着四处照顾别人的小杰,帮忙的天游,看报刊的中年大叔,吊床上躺着养神穿着特殊服装的青年。船长摸这红鼻子灌了口酒后转身走出去。“好戏还在后面呢,大家辛苦了,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有更大的风要来了”小杰站在船头对着倚靠着船舷的天游说。“哦?你是怎么知道的”红鼻子船长从后方走来。“是味道,海风的味道变咸了,而且海鸥也注意到了”天游侧目看着小杰:‘无论多少次,小杰这能和动物交流的能力真是让人羡慕啊’。“小鬼,你是在鲸鱼岛上的船吧?”“嗯,我和天游都是在鲸鱼岛上的船。”“哦?”看着微笑着指着小杰的天游船长了然。“你爸爸是做什么的?”“猎人!虽然只见过他的照片,但是尊敬他。”小杰一脸向往的回答。‘这天终于来了’船长压了压帽子,“你能预测暴风雨到来的时间和强度吗?”。“啊!强度大约是昨晚的一倍,时间的话,按照当前的速度是三小时后。”“小鬼,来吧,我教你掌舵的诀窍,那边叫天游的可以过来”“那就多谢了,我这是沾你的光了啊,小杰”天游夸奖着小杰,一路嬉闹的跟随船长…………

        船舱内的传话喇叭传出船长的声音“再过一段时间,我们需要在比昨晚强大一倍的风暴中航行,怕死的家伙就赶紧搭乘救生艇去附近的岛屿或者回去吧。”…………“额???”在一阵杂乱过后,船上瞬间冷清了不少。“啊!真是不错啊,刚才人太多了,还是这样宽敞舒服。”天游伸着懒腰引来除小杰外剩下俩人的侧目。“只剩下你们四个吗?那么!报上名来”“小杰”“雷欧力”“酷拉皮卡”“天游”“你们为什么想成为猎人呢?”“我想知道我爸爸醉心的事业到底是什么?”小杰举起手说到。“因为小杰想成为猎人,还有渴望力量。”天游表示。“喂!你们俩个,不要随意回答别人的问题啊,一点警觉性也没有。”雷欧力指着天游和小杰说,“我觉的没关系了,只是个理由没什么大不了的嘛。”小杰说着。“对不起,我不想做的事,即使和别人决斗也不会做的。”雷欧力严肃的说。“我和雷欧力有同感,因为这是私人原因,对于第一次见面的人而言只能说这么多”酷拉皮卡站在船边表情冷漠。“那么只能请你们下船了,很疑惑吗?猎人考试早就开始了啊!”船长吸了口烟缓缓说,“猎人考试的人太多,正式的猎人不可能全部检测,所以向我们这样的人来筛选出有资格的人,在这条船上只有你们四个暂时合格了,其他人就算通过其他方法到达地方也没有获得猎人考试的资格,所以你们要好好想好了回答啊!”酷拉皮卡和雷欧力沉默的片刻,酷拉皮卡先出声道:“我是窟卢塔族后裔,我是为了追捕四年前把我同伴全部杀害的幻影旅团而想要成为猎人的。”“想做赏金猎人吗?不过简直是送死的行为,幻影旅团是危险级别为A的犯罪团伙,即使是老猎人也不会轻易出手。”“死不可怕,可怕的是这愤怒被时间磨灭。”天游听到后露出感兴趣的表情“不错的觉悟,也许我们有合作的可能哦!”酷拉皮卡侧目看着天游。“虽说我做猎人是因为小杰的原因,但现在看来对我复仇也有一定好处嘛。”或许是同为复仇者的气味让酷拉皮卡稍稍认同了天游。“那么,你呢?雷欧力?”船长迟疑了一下问。“钱啊,钱钱钱,只有钱最重要了!豪车,美女,别墅!”雷欧力露出潮红的兴奋表情。“真是迂腐,品德也是用钱买不来的呢”酷拉皮卡不爽吐槽。“哈哈哈,雷欧力有着有趣的想法呢,酷拉皮卡,我们可没有资格质疑他人的想法,也不能从他喜欢钱这一点就否认别人的品德呢,喜欢钱又没错。毕竟我们需要生活嘛”天游放声大笑。小杰露出一脸沉思的表情。

        “酷拉皮卡,到外面去,今天就让窟卢塔族的血脉消失吧”雷欧力的出声让酷拉皮卡瞬间恼火。“收回那句话!雷欧力”“用你的实力来试试啊”“正合我意。”船长看着俩人向外走出的身影苦恼“我还没说完呢,你们俩个。”“让他们去吧”小杰出声道,“要了解一个人要明白他因为什么发怒,我记得米特阿姨的话,明白他们发怒的理由才是重要的”“那么,我们也出去看看吧”天游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

        <b>

        </b>(活动时间:月日到月日)

        -->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无弹窗小说网;https://www.wtcxs.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