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内,天游看到基本无座的酒吧难过---“找到了”天游抱着酒瓶来到靠窗子的位置,一位女孩坐在这里看着窗外。“走开,这里不许你坐”女孩出声,“呦!凭什么!我就坐这里了,你能把我怎么样?”天游露出流氓脸对着女孩说。“切”女孩坐着不出声了。“喂!你不是合格的考生吧?”“谁说我不是。”“是吗?我可是把竞争对手记得很清楚的哦!如果向负责人举报我能有什么奖励呢?”天游一脸痴汉样子。“……那你就去啊!”“啊咧!好吧,我承认看着你不像而已,随便诈了一下你了啦,考生那么多,这么麻烦的事我怎么可能去记呢。”天游抱着酒瓶子咕咕的喝着,“你叫什么?为什么想当猎人呢?”“我叫阿妮达,目标是为了成为赏金猎人”阿妮达品着咖啡表面上不在意的说着,心里想的却是利用这个人接近那个白毛的小鬼。“来酒吧喝咖啡,你还真是lo啊。想成为赏金猎人的人有的是为了钱,有的是为了复仇,有的是单纯的英雄情结作怪,你算是哪一种呢?”“lo?是什么意思?”“没事!不要在意,是对你的夸奖。”一阵沉默后“我是因为复仇,而且是最可恨的杀父之仇……”阿妮达装出一脸纠结的样子诱导着天游。“呦吼!听你的语气好像你仇人就在这船上啊。”天游看着酷似便秘的阿妮达心里不爽着‘快点啊!先不说你这经历是不是编的,单单是想利用我也无所谓,你倒是说目的啊,我等的都累了。刚好好无聊啊,去玩玩也不错。’无聊的听着阿妮达说着自己家的和谐美好…………“他竟然被揍敌客家的人杀害了!”天游听到这句话后愣住了神,之后再也没听清楚阿妮达的话,像是在向着窗口逃脱黑屋子时突然发现窗子只是一幅画。麻木,无助不断的交替在天游的心中,天游直起身来颤颤巍巍的走出酒吧,连掉在地上的酒瓶摔破都不知道。“你要去哪里啊”阿妮达看着天游离开的背影喊道,却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呦!天游,你在这里啊,发生什么事了吗?”奇犽在飞船的甲板上看着在他映像里哪怕是有仇在身也每天笑嘻嘻的天游变的有点冷酷有点担心的问。天游看了一眼奇犽转头说:“奇犽,一年前,我被凉哥从岛上救走的时候听到了玲姨的话,我知道了是谁杀害了他们。揍敌客的人!奇犽,你是揍敌客家的吧?”“啊!是的。”奇犽被天游小杰渐渐温暖的心又开始拒人于千里,“是想复仇吗?”“不是”听到天游的回答奇犽愣住了,“我是不会放弃复仇的,令我绝望的不是知道你是揍敌客家族的人这件事,对于杀手家族来说,杀人只是生存的方法而已,就像我之前说的不过是一把刀而已,我绝望的是,我看不到任何复仇的线索。”奇犽看着泪流满面的天游不知道说什么…………

“奇犽!和我打一场吧。”“为什么,按你所说你不应该会向我出手才对,你还是想向揍敌客家族复仇吧?”“不!虽然我知道了揍敌客家族所扮演的角色是工具,但是在找不到幕后主使的情况下,我现在特别想给你一拳啊!我可不会放弃的,我一定能查到的。”奇犽看着已经调整过来面露笑容的天游露出笑容:“好啊,想给我一拳?你能做的到的话就来吧”

甲板上,“说一下规则,首先受到次伤害的人算输,当然,不需要留手,只要没死的情况下应该能够救回来的”天游在一旁放下酒葫芦说着。“可以,准备开始吧”“你不需要武器吗?我可是会用黑木的哦”在之前的一段时间天游为了纪念桩、黑木所以给他打造的剑起的名字。“无所谓,我有这双手就够了。”

天游拿着剑和奇犽对立着,“开始!”话音未落天游就向奇犽冲了过去,“剑闪!”“喂喂!你犯规了吧,抢跑啊!”天游刺中了奇犽的残影后消失,从四面方传来声音。“刷刷!”无数个奇犽围着天游转圈。“这个是什么啊?你们杀手的技巧吗?看起来很不错啊”天游警惕的戒备计算着奇犽攻击到来的方向感叹道!“笨蛋,谁会在战斗时向敌人透露自己的招式呢。”奇犽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天游身后,“第一次,我就拿下了”“噗”天游吐出一口血看着自己的腰间被手指戳出来的血洞和远方停下的奇犽。“啊!还真是不错的技巧呢。”“想学吗?可以教你哦。”“算了,我本来也不适合这种太灵活的技巧,接下来让你看看我的技巧!”“哦?那我就来了。”奇犽说完就利用残影再次接近到天游的背后,“什么嘛,这不还是没用嘛。”正准备带给天游第二次伤害的奇犽突然感觉到了痛苦,黑木穿过天游的腰部刺穿了奇犽。“嘛!这是我的技巧!不错吧,面对解决不了的麻烦时多思考一下就可以了啊”“笨蛋!这可不是思考就能做到的啊”奇犽捂着伤口说,“不过这也是比了吧”“是比”奇犽指了指天佑身上的第二处伤口:“规则可是说受到处伤害的人算输,可没有说是谁造成的”天游石化了(-﹏-`;)。“我知道了,麻烦啊!被自己定下的规则束缚了。”“那就给我好好的想好了再说啊。”“那么!接下来,认真一点吧。”“啊”第三回合开始……

甲板上,月亮洒下的光芒映照在甲板上不断试图给对方增加伤口的天游奇犽俩人身上,也许俩人没有注意到,他们之间的感情和他们现在的表情一样高昂。最后一击,俩人仿佛约定好了一般攻向对方。阴影中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冲向奇犽,“去死吧!”充满愤怒的低吟

“啪啦”身影摔碎了窗户上的玻璃痛苦的站起来说:“为什么?为什么要阻止我”看着另一边右侧背部插着奇犽手的天游。“阻止你,不要搞错了啊,我可是救了你啊,阿妮达。”天游乘着奇犽分心的一瞬间举起拳头将奇犽打了出去。“混蛋,很痛的啊!而且,你刚刚没必要救她吧”奇犽站起来毫不客气的对着阿妮达散发着恶意,“刚刚从我们开始的时候就感觉到她了,但是没想到会出来送死呢。”

“啊啊啊!我也没想到呢。”天游拿起地上的酒葫芦喝了几大口后抛给奇犽,“喝吧,不然小杰看到我们这身伤可是会很头疼的呢。”天游的伤以肉眼所见的程度回复着。“你喝过的?”奇犽挑眉看着天游,“嫌弃就给我啊!到时候小杰那里你自己解释吧”天游恼火,“唔!好甜!”奇犽灌了一大口,“少喝一点啊,这里面可是不多了啊”“小气!再一口就好,最后一口”“不行”喝过葫芦里的酒的奇犽表示真香。

<b>

</b>(活动时间:月日到月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