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醒来,慕容残雪只觉得神清气爽,身上的伤势已经好好的差不多了,除了灵气有些匮乏,境界没上来之外,一切都和巅峰时期差不多。

        望着摆放在床头柜上的十几颗九转金丹,笑容不禁爬上了眉间。

        梳妆完毕,居然鬼使神差的想做顿早餐。

        毕竟救了自己一命,又是送丹药,又是送法宝,一顿早餐,聊表谢意,应该没什么的吧。

        打开冰箱,当看到里面琳琅满目的瓶瓶罐罐里装着的丹药,各种百年火候的仙植,慕容残雪觉得昨天还是低估了杨逸。

        即使把整个燕国的修炼资源都拿过来,似乎也不及他的一半。

        “杨逸,起床啦,买东西。”睡的正香的杨逸被一阵拍门声吵醒。

        这一天天的什么事,不就买瓶酸奶嘛,哪里没有卖的,天天大清早的就鬼叫鬼叫的。

        杨逸打开小卖部的门,心里腹诽了几句。

        门外站着一个扎着马尾的姑娘,清晨的阳光透过云层倾洒下来,照在她白皙的脸庞上。

        “苏沛雨,能不能麻烦你以后不要天天这么早来叫我起床。”都是老顾客了,杨逸已经忘记顾客就是上帝这个生意兴隆的第一准则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