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操作其实很简单,就是将苏权的老腰和四耳金猿的力量进行交换。

        望着突然生龙活虎的苏权,再看看一摊软泥倒在地上的四耳金猿,两个原本还气势汹汹的年轻人,突然没了脾气。

        纨绔子弟平时是嚣张,但是他们很多都很识时务。

        什么时候该嚣张,什么时候该怂,他们的心里很清楚

        面对现在的诡异情况,他们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撤。

        两人两兽,急匆匆的失魂落魄的跑了出去。

        “前辈,感谢您又让我重新挺直了腰杆,请受我一拜。”

        “苏老,千万不要,举手之劳而已。”

        杨逸将苏权弯下的腰扶起来。

        将杨逸引到自己的办公室,安排在主位坐下后,苏权又恭敬的献上一杯茶。

        被一个可以当爷爷的人当做祖宗一样的供着,杨逸还有点不适应。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球球此刻也被工作人员当祖宗一样的按摩着。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