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脉,看舌苔,看瞳仁,又问了些饮食,作息等乱七糟的问题,杨逸皱着眉头,沉吟不语。

        “不知,是否还有抢救的可能?”

        本来还不怎么紧张的李问,看到杨逸的神情,心头一紧。

        “杨。。。杨大师,只要你把我父亲治好,李婉儿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虽然毒已入心,但也不是不能治。”

        估摸着火候差不多了,杨逸沉吟着,缓缓说道。

        “贤侄,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

        “老李虽然和我一样只是旁支,但是在燕京,并没有多少事情是办不了的。”苏权在旁边解释道。

        “准备一只凶兽,要那种杀过人,罪可致死的。”

        万物有灵,不要轻易的让畜生承受这无妄之灾。

        事关李问的生死,大家自然不敢怠慢,马上分头去准备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